www.xjts.cn   首页 - 新闻 - 政务 - 区情 - 兵团 - 地州 - 经济 - 文化 - 科教 - 旅游 - 民族 - 生活 - 法治 - 短信 - 邮件 - 社区
  
天山网 >> 新闻中心 >> 科教 >> 正文
天山网--新疆重点新闻网站、新疆网络第一媒体   

民生特稿:在农场学校“捡土豆”的城里娃
http://www.tianshannet.com.cn    2006年7月26日 12:55   新疆天山网
背景颜色【绿】   字体【】   字体颜色【绿

  
农场的孩子家里没有电话,无法查中考成绩,7月12日,他们赶回学校看榜,本文中提到的马学良在此次考试中考了613分。
    天山网讯(记者万卫红 苏兵摄影报道)这里距离乌鲁木齐市30公里,没有热闹的街市,没有网吧、游戏厅、超市。

    这里有一所农十二师西山农场学校,学校里有一群城里娃。来这里前,他们大多不爱学习,逃课、沉迷网络游戏,有的甚至成了“小混混”。

    在这所农场学校里,他们变得爱学习了,而且都考上了高中,成了体谅父母懂事的乖孩子,让父母有了自豪感。

    核心提示

    农十二师西山农场,距离乌鲁木齐30公里,以盛产土豆而出名。

    7月12日上午,当记者来到学校时,附近地里白色的土豆花正在陆续绽放。在一片广阔的绿色土豆地里,孤独地立着一个20多亩的院子,里面有3栋楼,这就是西山农场学校。这所学校的小学和初中共有1043名学生。

    副校长缪俊青说,“初中部今年有42个来自乌市的孩子,初三年级有90名学生,其中13个来自乌市,今年中考他们最高分是617分,最低是479分,家长很意外,也很高兴。说要是在以前的学校,自己的孩子能考个两三百分都不错了。”

    校办主任姬存升很是自豪,“我们让这些城里的孩子在西山农场都捡到了‘土豆’,家长高兴,我们欣慰,这都是感化和关爱的力量啊。”

    难戒网瘾转学西山

    16岁的陶令伟以前沉迷网络游戏,一度让父母心力交瘁


    农场学校的这批城里娃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学习成绩不好、喜欢上网玩游戏,有的甚至在以前学校就是有名的“小混混”,父母管不住,才送到西山农场学校来的,这也是父母在彻底失望前抱得最后一丝希望。16岁的陶令伟以前沉迷网络游戏,一度让父母心力交瘁。现在,他是父母的骄傲,今年中考考了504分。7月13日上午,在阿勒泰路的一幢居民楼里,记者见到了陶令伟。

    1.82米的个子,文质彬彬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陶令伟给人的印象是:一个乖孩子。

    谈起一年前的自己,陶令伟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从小学就开始上网打游戏,到去年3月转学到西山农场学校前,我打游戏都花去了上千元,所有的网络游戏我都有账号,钱都是我从妈妈给我的午饭钱里‘扣’出来的。我常逃课去上网。”陶令伟说。“他偷偷去网吧打游戏,我看都看不住,还顶嘴,我气得不得了。”母亲蔺惠珍说。恨铁不成钢的蔺惠珍让陶令伟写“不再上网”的保证书,可陶令伟屡写屡犯,以沉默来反抗母亲。“他没让我少操心。”蔺惠珍说。原来学校里老师的“法宝”是让他写检查,但不奏效,写了多少检查陶令伟记不清了,网瘾却根本没有戒除,到最后老师也放弃了他。

    老师对蔺惠珍说,“趁早给陶令伟找个出路吧,免得跟社会上不良青年沾染到一起,学坏了。”

    2005年3月,蔺惠珍听亲戚介绍,无奈之下,把初三已经上了一个学期的陶令伟送到了西山农场学校重读初二。

    终于捡到了“土豆”

    今年中考,陶令伟考了504分,考上了开发区实验学校的高中


    这所学校给陶令伟的第一印象是一个“破”字,小学部教学楼上的墙皮都脱落了,宿舍的床坐上去是一晃一晃的,“啥破学校么”,刚去的陶令伟抵触情绪很大,适应不了环境。周围的环境更让陶令伟感到荒凉:没有网吧、游戏厅、超市,甚至连饭馆都很少,想买个零食吃都很难。艰苦的环境让陶令伟非常想念在市里的逍遥生活和快活时光,第二天就搭出租车溜回了乌市。

    时任德育处主任的姬存升发现陶令伟“逃跑”之后,立刻打电话到陶家,发现陶令伟没回去,姬主任立即雇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乌市。

    母亲蔺惠珍也发动亲戚朋友一起去陶令伟经常光顾的网吧寻找。零点时分,终于在一家网吧里找到了正在网络游戏里鏖战的陶令伟。回到学校,等待他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狂风暴雨”。校长马秀兰并没有批评他,只说了句:“我们很担心你出事,下次去哪里一定要跟老师报个平安,好么?”和风细雨的关心感动了陶令伟。“我当时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乱跑了,一定要好好学习。”陶令伟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胡文辉有句名言,“农场的孩子,学不好,只能在地里种土豆!城里的孩子学不好,你连土豆都没得种!”这句玩笑话也刺激了不少不肯服输的城里孩子,陶令伟就是其中一个。蔺惠珍说,“陶令伟刚去西山农场学校时,成绩比最差的学生还要差,150分的数学卷子只能考36分,是全年级最低的。”今年中考,蔺惠珍估计陶令伟最多能考个400来分,而成绩公布后,陶令伟考了504分,考上了开发区实验学校的高中,蔺惠珍十分惊喜,这是她以前不敢想的。她激动地给胡老师去电话,“太感激你们了”。而陶令伟的爸爸也高兴地在同事面前夸起了儿子:“我的儿子不是草包”。

    在这里我服了老师

    乐乐说,在西山人人平等,就算是最差的学生,老师也不放弃你


    18岁的乐乐(化名)现就读于市11中,今年9月上高二。和陶令伟一样,自由散漫的乐乐原先在市里的一所中学上学,平时很少上课,上网打游戏、打架惹事是常事。2004年3月,无奈的母亲把他送到了西山农场学校。在城市里玩惯了、生活惯了的乐乐,一时很难适应这所偏远、贫困、寒酸的学校,刚去就跑回来了。他说:“在那里有钱也花不出去。”“我是那种属于老师管不住的学生,但在这里我确实服了老师,他们管得特别严,尤其专门盯着我们这些城里去的学生,一有思想和情绪的波动,就主动找我们谈心。在西山人人平等,就算是最差的学生,老师也不放弃你。”乐乐佩服地说。乐乐告诉记者,在西山农场学校,成绩的提高是次要的,懂得做人处世是重要的,并且让自己了解了学习的重要性和网络的危害性。刚去西山农场学校时,乐乐的成绩排在后面。而去年中考,乐乐考了500多分,考进了市11中。“以前,一下课就跑到网吧,离妈妈规定的回家时间还剩10分钟时,我就打车回家,几年下来花去了上千元。”现在乐乐明白了,网络是虚拟的世界,“我现在也上网,但不像以前那样没有节制了。”乐乐说,最让他感动的,是那里的贫困孩子,经常可以看到兄妹俩打一份5角钱的菜,两人一起吃。“后来我就不让妈妈给我往学校带零食了。”乐乐说。

    一把凳子感受同学情

    大家看新来的马学良没有凳子,就纷纷要给他让出凳子


    马学良和陶令伟、乐乐一样,玩网络游戏样样精通,刚到西山农场学校时对偏僻和荒凉的环境难以接受。但一件事让马学良感受到了农场学生的热情。当时,学校的凳子不够,大家看新来的他没有凳子,就纷纷要给他让出凳子。最后,马学良有凳子坐,让凳子的同学却要和别的同学挤在一起,“那时他们给我的印象是真的很友善,很可爱。”在学校里,老师时时刻刻在督促着学生学习。这种“强制关怀”让每个学生体会到了老师的良苦用心。有一次马学良没交数学作业,数学老师问他为什么不写作业,他不耐烦地说:“我不想写。”他叛逆地回答,老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利用课间,从思想上开导他。“老师告诉我,学习不是为了学校,也不是为了家长和老师,而是为了自己。”今年中考,马学良考了613分。他这样评价农场学校:“一片荒凉,但却是个学习的好地方。”

    “坏”孩子懂得了感恩

    到了西山农场学校,一想家自然想到了父母的种种好,就慢慢地理解了他们的苦心


    以前让妈妈失望透顶的陶令伟,会做饭了。

    母亲蔺惠珍讲述了陶令伟做饭的故事。一天,陶令伟从西山农场学校回到家,没说一句话,就直接去厨房做饭了。第一次做米饭,因为水加多了,做出来的米饭变成了稠稀饭。“虽然他把米饭做成了稀饭,但我还是特别感动,毕竟是儿子第一次下厨房做饭,我吃起来特别香。”蔺惠珍的脸上是欣慰和自豪。不仅做饭,陶令伟还学会了做家务。“他现在也不跟我顶嘴了,有时我故意气他,他就呵呵一笑过去了,我们现在就像朋友一样。”说到儿子的变化,蔺惠珍是最开心的,今年的母亲节,陶令伟回家时还专门给她买了两束康乃馨。陶令伟说,“以前在家天天见到爸爸妈妈,别说感激,都有点烦,可是到了西山农场学校,一想家自然想到了父母的种种好,就慢慢地理解了他们的苦心。”乐乐也一样,以前母亲让他洗个碗,他都会找理由拒绝:“我在看电视呢,你自己洗嘛。”而现在,乐乐会主动地帮母亲做一些家务。

    “夸”赢得孩子的心

    每次去参加家长会,西山农场学校的老师从不当众说孩子的不是,只夸孩子的优点


    从2001年开始,西山农场学校开始出现城里的学生,2006年,来自乌市的孩子达到68个(含小学生),累计已有近100个城里的孩子从这里考入高中。西山农场学校老师的“制胜”法宝是多夸孩子,不在公共场合或班里批评他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化孩子,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主动学习。陶令伟的母亲蔺惠珍证实了这一点,每次去参加家长会,西山农场学校的老师从不当众说孩子的不是,只夸孩子的优点,一次成绩的小小进步,一次作业做得整齐,都会表扬。在和家长单独沟通时,才会和风细雨地提孩子的不足。西山农场学校今年的中考平均成绩是562.9分,升学率已连续六年在兵团农十二师6所学校中名列前茅。

    老师的门永远是虚掩的

    陶令伟说,老师办公室的门永远是虚掩的,等着随时给我们解答疑问


    姬主任介绍,西山农场学校34%都是贫困孩子,学校就有意安排城里的孩子和他们同住一个宿舍,让他们刻苦好学、吃苦、朴素的精神感染带动城里的孩子。

    “学校为了让我们吃吃苦,初三上学期时,让我们无偿去农民伯伯的地里拾土豆,第一次干农活,很累,但从中也体会了农民的辛苦和不易”,乐乐也曾往返步行20公里植过树,这是他们在城里时无法体验到的吃苦教育。陶令伟说,“自己以前在市里那个学校,一下班老师就锁门走了,而西山学校老师办公室的门永远是虚掩的,随时等着给我们解答学习上的疑问。”

    缪俊青副校长欣慰地说,经常会有从这里考走的城里学生,回来看看学校和老师。摘自新疆重点新闻网--天山网(http://www.xjts.cn)
从外观上看,这所学校确实有点破旧。

   稿源:《乌鲁木齐晚报》 (责任编辑:李琴)  
打印本文    浏览评论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   
  您要对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疆媒体 | 新疆地州

Copyright (C) 2001-2005 tianshan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山网 版权所有
未经天山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91-8521333
E-mail:webmaster@xjts.cn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新B2-2005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