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論壇

西域文化>>文學>>散文

八卦三題

http://www.tianshannet.com  2008年06月16日 10:53:28 天山網  訂閱新疆手機報
已有 評論 發表評論   背景色
 
 
 
 
 
 
 
文字大小

    題記︰特克斯之旅確實是特色之旅。我總結有“三旅”,一為歷史知識之旅,二為天堂綠色之旅,三為易學入門之旅,于是就有了這個“八卦三題”。這個“八卦”既是“八卦城”的八卦,也是後現代意義上的“八卦”(Gossip),讀後不妨一笑置之。

    一題︰兩個邱

    四十年前就知道邱宗浚是特克斯縣八卦城的選址和設計者。因為“此邱”是“新疆王”盛世才的泰山大人,又是“新疆第一貪”,立場堅定、愛憎分明的我們,當然絕不能給“此邱”冠以“特克斯八卦城之父”的美譽。于是有人就從歷史的故紙堆中又找來一個“彼邱”(不是比丘是道士),來取代邱宗浚。

    “彼邱”何許人?邱處機。邱處機何許人也?成吉思汗的國師,全真教的教長,一位半人半仙的歷史名人。在一篇旅游介紹文章里這樣說︰據《特克斯縣志》記載,特克斯八卦城最早出現在南宋時期,道教全真七子之一、龍門派教主“長春真人”邱處機應成吉思汗之邀,前往西域向大汗指教治國扶民方略和長生不老之道。邱處機歷時三年游天山,被途中的集山之剛氣、川之柔順、水之盛脈為一體的特克斯河谷所動,便以此作為“八卦城”的風水核心,確定了坎北、離南、震東、兌西四個方位,形成了特克斯八卦城最原始的雛形。

    好生了得,特克斯八卦城竟然已經有八百年的歷史,成吉思汗的國師邱處機成了“特克斯八卦城之父”,而且還有根有據,還是什麼“據《特克斯縣志》記載”。

    憑心而論,該文作者也並非是“無極生太極”的無中生有。邱處機確實曾經到過伊犁。據邱處機的弟子李志常所著《長春真人西游記》記載,邱處機1220年初奉成吉思汗詔,率李志常等十八弟子萬里西行,經由賽里木湖、果子溝,九月二十七日至阿里馬城(現霍城境內),宿于西果園。兩日後繼續西行。1221年四月五日到達現阿富汗境內興都庫什山的八魯灣行宮謁見成吉思汗。1222年三月十日“辭朝行”東返。從阿里馬城以西百里處北渡伊犁河,四月五日到達阿里馬城東園,第二天復經果子溝、賽里木湖東行返回中原。邱處機往返西域,在阿里馬城總共盤桓五日三夜,根本沒有時間東向逆行三四百里到特克斯河谷進行堪輿,除非“彼邱”真有縮地的神功。如有此神功,他的弟子肯定會在《長春真人西游記》中大書特書。

    《長春真人西游記》中還有一段有趣的記載︰四月五日,至阿里馬城之東園,二太子之大匠張公固請曰︰“弟子所居,營三壇,四百余人。晨參暮禮,未嘗懈怠,且預接數日,伏願仙慈渡河,俾壇眾得以請教,幸甚。”師(邱處機)辭曰︰“南方因緣已盡,不能迂路以行。”復固請,師曰︰“若無他事,即當往焉。”翌日,師所乘馬突東北去,從者不能挽。于是張公等悲泣而言曰︰“我輩無緣,天不許其行矣。”

    這段記述進一步證明邱處機沒有再次南渡伊犁河東行,當然更沒有機會當“特克斯八卦城之父”。不過這位自稱是邱處機弟子的大匠張公倒有可能成為“特克斯八卦城之父”。

    大匠張公何許人也?據王國維先生考證,此人叫張榮,元史有傳,不過元史上有兩位張榮,此張榮是151卷上的那位張榮。張榮是成吉思汗西征大軍二太子察合台所部的工兵參謀長,所以稱其為“大匠”,曾為西征立下過赫赫戰功,其駐地在伊犁河以南。其駐地具體在什麼位置文中沒有明示,我想可能就是賴洪波先生在《伊犁地名沿革考》中考證的“益離城”、“也里虔”,即伊犁河南岸的海努克古城。從文中還可以看出張榮是位全真教徒,此公精于築城修路、造船架橋。張榮如果到過特克斯相中“紅廟子”(克孜勒庫熱)這塊風水寶地也不無可能。這只不過是“如果和可能”,而“如果和可能”永遠不能成為歷史。

    “彼邱”邱處機成為“特克斯八卦城之父”已無可能,“此邱”邱宗浚能不能成為“特克斯八卦城之父”呢?從文化自覺和尊重歷史的角度,邱宗浚應當是“特克斯八卦城之父”。我們既不能因人廢言,也不能因人廢事,更不能因人廢史,這是國家民族成熟的一個重要標志。毛澤東曾說︰“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你說得對,你說的話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我們現在說,不管他是什麼人,只要是做了對國家民族、對子孫後代有益的事,我們都要記住他。

    兩個邱“八卦”完了,再講兩句題外“八卦”︰旅游開發要因地制宜,旅游宣傳要實事求是。這兩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確實很難。

    吹牛要吃飽,說謊要打稿。有一次到一個旅游點參觀,山林中有一山泉集成的小塘,半畝方塘,天光雲影,清秀可玩,主人給我們介紹說這里叫“小天池”,傳說是王母娘娘的洗腳盆。听罷我們面面相覷,剛才喝的茶?剛才用的飯?正好應了孫二娘在黑店里說的黑話︰“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腳水。”

    旅游產品的人文定位不可向壁虛構,旅游產品的人文宣傳不能喧謊諞傳,要發展陽光產業,必須杜絕陽光下的謊言,陽光下的真實是起碼的誠信和起碼的尊重。請尊重我們,不要給我們再喝文化洗腳水。

    二題︰大莽原

    喀拉峻翻譯成為“莽原”真是神來之筆,只有用這個詞才能摹寫出喀拉峻的天外之景。要體味“莽原”這個詞的意蘊,最好現在就整裝前往喀拉峻。要想象“天堂的綠色”,那就要偷窺喀拉峻這塊造物主用于初夏的調色板。

    我曾著文給那拉提冠以“絕色”。喀拉峻的海拔比那拉提的高,面積比那拉提的闊,色彩比那拉提的濃,層次比那拉提的多,所以在絕色之上還要加幾多蒼莽。

    上午從伊寧出發,中午在八卦城打尖,停停行行,待蜿蜒爬上海拔2000米以上的喀拉峻莽原已經是近晚時分。山下的路,逶迤盤旋,山上的原,壯闊起伏。第一次走進喀拉峻,第一眼看到喀拉峻,給人一種驚喜,一種如意︰似乎是潛入夢中的幻景,似曾是前世經過的風景,更是心靈期待的美景。

    藍天、白雲下面只有綠色,天堂的綠色。天堂沒有綠洲,因為天堂芳草連天。大莽原上星星點點的氈房和牛羊,還有成片繽紛的山花都是這天堂綠色的點綴。登高望莽原,平野廣闊一望無垠;就近觀路邊,溝壑縱橫跌宕起伏。車隨路轉,車轉景移,目不暇接。東西橫貫喀拉峻的闊勒黛大峽谷最令人震撼,懾人心魄,站在峽谷邊緣,俯身看幾百米的深淵,新奇中摻入幾絲恐怖。陡峭的澗岸怪石嶙峋,谷底是銀色一線的闊勒黛河。莽原上面夕陽溫暖燦爛,只有夏日正午才能見到陽光的谷底卻已經陰冷昏暗。

    喀拉峻的夜幕在莽原上由東向西而降,天色漸次從黛藍而深藍而碧藍,西天的空中懸著上弦月,月鉤下面是奪目的長庚,長庚星的下方是輝煌的霞光,霞光中的遠山已經漸為黑影。我趕忙用相機記錄下這終生難遇的雲蒸霞蔚星伴月,尤其是在這終生難忘的大莽原之夜。

    入夜,用過晚茶,步出氈房。莽原上的夜風拂面,清泠泠;夜露打濕了褲腳,濕潤潤。

    草原的燈火疏疏,天上的繁星點點。喀拉峻確實在天上,無月的天河銀霧就橫在頭頂,星光爍爍探手可得,暗綠的草葉上,露珠影影忽忽映射著星光。莽原上靜如史前,有時甚至能夠隱隱約約听到星星與露珠的低語。

    清晨起來,整理行裝,登上高阜,搶佔昨天看好的機位,準備狂拍。喀拉峻的地勢由東向西傾斜,傍晚夕陽下的光線雖然色彩豐富,但是層次不夠。初升的朝陽卻能雕畫出傍晚所沒有的生動和層次。風景大片對光線的要求異常苛刻,光照的強度和角度、雲層的厚薄和移動以及大氣的通透程度都在時刻變化。美景的狙擊手們屏氣噤聲,死死盯住取景框,等待捕捉獵物。拍攝和狩獵一樣,要忘我到幾近瘋狂,貪婪地把帶著露珠、滴著綠色的美景盡收鏡頭。太陽已經當頭,意猶未盡,沿著下山的路,不時還要端起相機,捎帶幾張。

    下山歸來的路上,一行人久久沉浸在綠色的回味和絕色的贊嘆中。我用一句話評價喀拉峻︰“曾經喀拉峻,夢中芳草綠無垠。”夫人說︰“不好,人不能天天做草原夢呀,應當是︰‘上過喀拉峻,不再看草原。’”

    二題“八卦”︰喀拉峻的絕色蒼莽已經走出深山,聲名鵲起,身價日高,可喜可賀亦可憂可慮。莽原上旅游點不斷增加,對草原的破壞也與日俱增,游客和羊群一起漫山游蕩,汽車和馬匹一樣在草原上亂闖,春風得意車輪綠,長此以往,喀拉峻的絕色可能會日漸蒼老,蒼莽可能會日漸荒漠,天堂綠可能會回歸夢中。礎潤而雨,日暈而風,見微而知著。所以,建立相當級別的喀拉峻或闊克蘇風景區管理機構是當務之急,規劃開路,管理先行。要先規劃後開發,先管理後開發,不能再走先無序開發後亡羊補牢的彎路。

    三題︰太極島

    從雲端的喀拉峻下來,停車在特克斯河橋頭河灘次生林的太極島。僅憑這個和“太陽島”一樣響亮的名字,就讓人感到親切外加神秘,也許這正是一種潛在的元文化血脈聯系。

    步入既古拙又現代的大門,沿著一條大S的太極曲徑,樹木蔽天,林路蜿蜒,路旁的旅游點錯落有致。旅游點內的園林布局各有特點,多有太極與八卦的文化符號,但餐飲、休閑、娛樂卻大同小異。太極島的旅游興奮點應在美景之外︰八卦城的學易之旅必從陰陽太極開始。

    早年讀過《周易》,不求甚解,略有會意。《周易》的“理、象、數”三內涵,作為哲學的“理”還能認知一二,至于“象”與“數”則不敢窺戶登堂。多數人雖然沒有讀過《周易》,但是《周易》的思想卻深藏于文化血脈之內,顯現于日常生活之中,形成為中國人獨特的民族性格和頑強的生存能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中華民族這樣的氣魄和胸懷,沒讀過《周易》的外族人難以理解。中國人平時看似一盤散沙,關鍵時刻她會成為堅不可摧的昆侖,中國人外表看來善良若水,殊不知水比石頭還要堅硬,正因為中華民族有著“太極”這條古老的文化深根。

    圓圈之內畫對稱的兩條陰陽魚,陰魚有一陽眼,陽魚有一陰眼。這張極為簡單的太極圖,是《易經》理論基礎。有道是一沙一世界,萬物一太極。太極學說在現代科學面前依然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宇宙科學、量子科學、生命科學都在太極學說里尋找智慧。人生的進退得失也在這陰陽消長的太極圈內,參透了太極也就參透了人生。

    清晨,八卦城中心的太極公園廣場,一隊隊一群群打太極拳的老人,太極園內玩太極情趣非同一般。攀上廣場中心的塔頂,繞行一周,八條大街伸向四面八方,八卦城盡收眼底,氣勢不凡,天下第一。在谷歌上搜索衛星圖像,遼寧省桓仁滿族自治縣老城有座“八卦城”,浙江省蘭溪市有個諸葛八卦村,墨西哥城內有個八角街,只是八角形似,並沒有八卦街,規模大小也與特克斯八卦城相去甚遠,難以稱之為“城”。

    今天的安排是“走街讀城,讀城學易”。站太極塔下,先學習《八卦取象歌》︰“乾三連,坤六斷,震仰盂,艮覆碗,離中虛,坎中滿,兌上缺,巽下斷。”再繞廣場一周,學習八卦的方位,讀八條街的街牌,確定方位,我編了一個《八卦街方位歌》︰“坎街從北來,離街去河邊,震街看日出,兌街向西天,乾街西北望,坤街對西南,艮街坐東北,巽街連東南。”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萬物。”方位辨認過後,走街到二環路,體驗八卦的卦變。八條街應當變為十六條街,以此類推,三環三十二條街,四環分為六十四條街,以合六十四卦之數。現在只有三環路,將來四環路已經到達特克斯河畔了。

    八卦城之旅引發人們的學易興趣,但沒有功利,這樣偶發的興趣難以持久。功利何在?學佛學自在,學道學逍遙,學易學明白。錢再多,富可敵國,不自在不逍遙不明白,錢奴一個;權再大,權傾天下,不自在不逍遙不明白,孤家寡人,真不如一個活得自在逍遙明白的布衣百姓。學易讓人聰明智慧,易為“三易”︰一變易,世間萬物變化是常理;二簡易,懂得變易之理,再觀世間萬物萬事,都會變得簡單易明了;三不易,世間萬物萬事只有“變化”是不易不變的。面對人生的吉、吝、凶、悔,坦然處之,善補過者無吝,曲求全者無悔。

    易學不是宗教也不是迷信。世界上的宗教都宣揚悲觀的人生,只有對現世、對此岸的悲觀,才會有對來世、對彼岸的向往和信仰。唯有以易為哲學的儒家,教導人們順應天地變化,直面生死禍福,樂天知命,安土敦仁,愛己及人。所以人們盛譽《易經》是哲學中的哲學,智慧中的智慧,經典中的經典。

    《易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五經》之首,應該是儒家和道家共同經典。《易經》首先是儒家第一經典,孔子讀《易》韋編三絕,據說其中的《彖》、《系》、《象》、《說卦》、《文言》均出自孔子手筆。應當把八卦城植根于傳統的主流文化儒家與道家中,而不是道教。

    道家與道教很容易混淆,雖然都姓“道”並且思想上有傳承關系,但是本質上相差甚遠。最根本的差異在于一個是主張清靜無為,反對禮儀節文的學術派別;另一個是專事齋醮科儀,修煉方術仙道的宗教派系。所以,如若把八卦城的易文化歸宗于道教文化,尊邱處機為“特克斯八卦城之父”,不僅僅是學識的問題,更可能是決策上的偏差。

    天下名城無數,歷史文化名城屈指可數。可見“歷史文化”的分量遠遠大于城市的規模和硬件。特克斯八卦城地處邊陲,可以說是一方太極孤島、一塊八卦飛地,當年在此鐵犁草創八卦城和今天將其列為中國歷史文化名城,匠心獨運,慧眼獨具,恐怕不僅僅是為了風水和開發旅游,還有更深層次的文化意義。

    三題“八卦”︰特克斯經過多年竭精殫智不懈努力,在各屆主官和一批如杜殿卿、田子劍等有識之士的奔走鼓呼下,終于得到歷史文化名城的名分。但是盛名之下面臨更大壓力和挑戰,尤其是文化軟實力相對薄弱,其提升受到經濟條件的制約。對文化軟實力和經濟硬實力的發展孰先孰後、孰優孰大的考慮,對于特克斯來說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三代才能培養一個貴族。歷史文化名城真正實至名歸,恐怕也要上百年的努力。

    唐代虞世南有言︰“不學《易》不可為將相。”在特克斯不一定“不學《易》不能為官員”。但是,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主官及宣傳、文化、教育、接待和旅游部門的主官,對《易經》有必要略知一二,因為《易經》已經是特克斯的名片。結合世界華人的讀經熱,利用適當的方式和時機,鼓勵全縣的在校生和青年人學習《易經》知識,也是一件值得提倡的文化活動。

    作者簡介︰

    姜付炬 山東海陽人。天津知青。反腐科幻小說《包拉提換腦記》的作者。作品《飛躍溝小傳》曾入選1976年全國初中語文課本。《防疫》曾獲新疆文學小說一等獎。《飛呀飛呀我的馬》曾獲全國副刊銀獎。早年喜讀金戈鐵馬魯迅體,現在愛吟風花雪月詩散文。

指點江山 心事浩茫 ——姜付炬《八卦三題》解讀

 

作者︰姜付炬
收藏此頁 打印此頁 稿源︰ 伊犁日報 責編︰ 佟志紅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
昵稱 匿名發表
內容 查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