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中的葉密立古城遺址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網  2009年05月26日 10:38:49  我來說兩句
更換背景顏色︰
 
 
 
 
 
 
 
更改文字大小︰

●“葉密立”是一座四方城,位于額敏縣以西之地的塔爾巴哈台山腳下,歷史上亦作“也迷里”,是耶律大石西遷時第一個落腳的地方。 這個遺址現在的面積約有6平方公里,比周圍高出3米多,依路傍水,頗有帝王之氣。

●努爾卡西特村的村民就倚偎在葉密立古城的邊上生活。在我們驅車前去的路途中,直到很遠,我看見“方城”里的草地上,一群群羊只在斑駁的草皮上,像雪粒一樣,像沙子一樣,像神的啟示一樣,在細雨中慢慢移動著——逶迤而來的歷史,深陷其中的現實,這真的就是耶律大石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過去的歷史像是一卷卷經書,被藏在黑暗的洞穴,等待著被一束電光照亮。其實,被人忘掉是一件多麼好的事情。一般說來,人需要什麼,什麼就遭到毀滅。在葉密立古城遺址,盜寶的事是經常發生的。

●入夜時分,雨停了。古代血光飛濺的疆場被廣闊的地理所掩埋。沿著葉密立古城遺址十幾里以外的地方,努爾卡西特村無疑是靜謐的,白天勞作的疲倦已將他們推入更深的睡眠。草葉和風的交錯聲,蟲子的振翅或更小生命的吐納之息,時斷時續的狗吠和雞鳴——都與1000多年前已逝王朝的舊夢相混合,也與暗夜中窺視它的偷盜者的欲望相混合。

古城與牧人。(圖片均由賀振平攝)

一條公路從葉密立古城遺址前通過,將世界劃開,分為兩個,左邊的曠野和右邊的曠野,好像我們正處于中間地帶,可以沿著這條路走向時間的兩端。古城遺址的另一端是一個叫努爾卡西特(意為照耀)的村莊,現在正落雨,平常房屋的形狀,樹的形狀,人的形狀都在細雨中消失了。

“葉密立”是一座四方城,位于額敏縣以西之地的塔爾巴哈台山腳下,歷史上亦作“也迷里”,是耶律大石西遷時第一個落腳的地方。這個遺址現在的面積約有6平方公里,比周圍高出3米多,依路傍水,頗有帝王之氣。一眼望去,我好像理解了古人為什麼把這個城池建為方形,因為從四個方向看上去,都是直線,以一種莊嚴直抵曲折的山巒,最後消亡于無形。

如今,契丹族滅亡了,耶律大石在葉密立建築的作為虎視四極的城池,廢墟猶在,作為一個歷史的信物留在了這里,沒有什麼遺跡可尋,早已變成當地蒙古族牧民放牧的肥沃的牧場,層土上面生長著野草及耐寒的蕨類,其中一些草地已開墾為農田,曾經的殺伐正被春風所攪動的嫩綠替代。而那些亡靈,一直在我身邊,猛然地,我的腳步停住了,生怕驚擾了什麼。沒有什麼比逝者更值得尊重。

天在下雨,在開闊的荒草灘上一路走著,我的雙腳幾乎泡在泥水里。但實際上,我們是伴隨著另一時間行路。好像我們不是幾個人,而是很多個,是恢弘的眾聲。那眾聲之源不是出于我,它包含著已逝去的王朝及其人們。

也許,世界上最重要的秘密都是公開的,以種種流言相傳,恰好是對其遺忘的有效途徑之一。過去,很少有城市的人來到這里,接著,公路開通了,旅游者也來了,仍然是耶律大石的名聲吸引了他們。

當地的牧民把這個葉密立古城遺址叫“方城”。葉密立都是蒙古語,是馬鞍(額麼勒)的意思,因為額敏河的源頭就像一個馬鞍子,于是根據地形得名。它位于額敏鎮至杰勒阿尕什鄉公路的南面,距縣城7.5公里。

那些外來人,不知從哪兒听到了風聲,說是葉密立古城遺址的地底下埋的都是些值錢的寶貝,一個個循聲而至,偷偷地到葉密立古城遺址來盜寶。努爾卡西特村里的人說起誰誰誰在遺址上挖到過值錢的 “寶貝”,都是些什麼東西什麼形狀總是不經意間傳得很快。

努爾卡西特村的蒙古族牧民圖音加普說︰“誰也沒見過當年的‘方城’是啥樣,但是,照片倒是見過的。還是在1965年的時候,蒙古國過來的幾個人來到了這里,還拿著照片給我們這些牧民看。照片上看到的是一大截子四方的城牆,牆磚是用泥打出來的,可以看出來有用手抹出來的痕跡。”

還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一個叫王漢忠的甘肅人,在地里發現了兩塊紅方磚,一塊碎了,另一塊被他保留了下來。從那以後,不斷地傳出有人在地里挖出了陪葬的大銅鏡、鼻煙盒,還有馬鞭子的消息。耶律大石曾在這里建立城池的聲名向民間的縱深處傳播,“方城”下面有“寶”的消息就這樣不脛而走。似乎就是從那時候起,“方城”變得不平靜了。

2007年夏季雨後的一天努爾卡西特村的一個叫圖跟亞的蒙古族牧民和另外一個哈薩克族牧人在葉密立古城遺址上騎馬放牧,圖跟亞的馬跑著跑著,就走不動了,馬蹄子不停地蹭著地皮,顯得很焦躁。圖跟亞下了馬,掀開這匹馬的後蹄子一看,不得了了,一塊約摸3歲小孩巴掌大的銀元寶混著濕泥粘在了馬蹄子上,很是耀眼。

後來,兩個牧人為這個銀元寶的歸屬問題發生了爭執︰蒙古族牧人說,這是我太爺爺給我留下來的東西,是我的。那個哈薩克族牧人急了你太爺爺早去世200年了,怎麼可能是他的東西?這肯定是我爸爸給我留下來的東西。蒙古族牧人也急了,我昨天還看見你爸爸呢。最後,這個銀元寶歸屬了誰,就不得而知了。

最有傳奇性的一次是2005年秋季的一天,兩個蒙古族牧民在一起放牧,靠近公路的泥地上,行在前面的那匹公馬一腳踢出來一個銅制的圓章子。掂了掂,足有兩公斤半呢。抹去泥塵,斑駁的平面上依稀有些字,是蒙文和漢文,因年代久遠,字跡已分辨不清了。

牧民們猜想,這可能是哪個蒙古族部落遺留下來的大印。後來兩人私下里一合計,就到縣上的一家鐵匠鋪,把這枚銅鑄大印鋸開了,分成了兩半,說是以後要是拿去賣的話,可以把兩個東西對到一塊兒,這樣的話,可以賣個好價錢,兩家都不吃虧。

幾年後,在葉密立古城遺址上發現大印的事才在縣上傳開了。縣上文體局的干部興沖沖地來核實情況,可怎麼也找不到這兩家牧民了。當地人說是早搬走了,不知去向。至今,那分成兩半的大銅印究竟賣了沒賣?葉密立古城遺址的下面是否真有寶?各種傳聞又一下子變得虛虛實實。

作者:南子 稿源︰亞心網 責編︰佟志紅 收藏此頁 打印此頁
已有條評論 查看>> 網友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