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车暴恐案造谣者:用电脑编死五千人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8月11日 09:08:24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编前语】7月28日,莎车县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造成无辜群众37人死亡,13人受伤,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被烧。处置过程中,击毙暴徒59人,抓捕涉案人员215人,缴获“圣.战”旗帜以及大刀、斧头等作案工具。与此同时,国外网络上却出现一篇与事实严重不符的所谓“新闻报道”,捏造骇人听闻的细节。

    新疆公安机关侦查发现,这篇“新闻”是不折不扣的谣言,最初从乌鲁木齐市发出,通过“翻.墙”手段发送至境外网站。8月6日,公安机关查明情况后,依法对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8月10日,《最后一公里》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阿巴拜克热木。

     阿巴拜克热木

    △造谣者:我坐在电脑前编出了谣言

    最后一公里:你最初是怎么编造这个谎言的?

    阿巴拜克热木:我从那个境外广播听到了7月28日(莎车县)艾力西湖镇十五、十六、十七村有暴动,暴动里反对的人被拘压等消息,他们电话里采访了一些人,说这次死的人多,我把这个改造成三个村的人都死的话,想得总有3000到5000人,我把这个话夸大传出去了。

    为引起关注,阿巴拜克热木把编造的虚假信息发布在了境外网站上。

    最后一公里:为何要写3000到5000人?

    阿巴拜克热木:我把这个(谣言)捏造出来后发到境外网上,但发现网上反应很小。我想要引起更大反响,就在境外网站上把人数扩大了。

    阿巴拜克热木在编造的内容中写道:7月28日,艾力西湖镇十五、十六、十七村封斋的最后一天,妇女们为过盖德尔夜和肉孜节聚集,有异教徒给汉族人报信称,妇女们聚集念经,武警部队迅速赶到了妇女们念经的地方……

    最后一公里:在发布的信息当中写到了这样几句话,说到武警部队当时迅速赶到妇女们聚集念经的地方,击毙了所有妇女和孩子,大概有50人左右,同时还写到了,武警部队镇压群众,对三个村进行轰炸,把所有村民直接割喉杀死,这些都是你亲眼所见吗?

    阿巴拜克热木使用的电脑(视频截图)

    阿巴拜克热木:我坐在那电脑上,我把自己想的和从那个境外广播听到还有社会上谣传的莎车死的人比较多的谣言加起来,编造出了更大的谣言。

    阿巴拜克热木在向境外发送的信息中还写道:这里的情况很严峻,我现在写这个信的时候警车鸣着警笛在巡逻。

    阿巴拜克热木编造虚假信息的证据(视频截图

    最后一公里:那么当时写这个信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阿巴拜克热木:我在境外网站发布消息的时候,听到警车的声音,没出去看是不是警车,我想的应该是警车的声音,因为我正在编这个消息,所以我很害怕,为了更打动人,所以我写了现在依然有警笛声,我就这样编进去了。

    阿巴拜克热木交代,从2013年开始,自己就经常关注境外网站。

    阿巴拜克热木:一个是解放网站,还有斯特克拉力网站,还有就是伊斯兰之声,对我有影响最大的就是“民族主义”。我一年以来听着各种宣传,我的思想上有了变化,就成了一个自私的区分“民族”的人,以前我不是这样的。

    阿巴拜克热木编造虚假信息的证据(视频截图)

    △凭空臆想编造夸张“新闻”

    犯罪嫌疑人阿巴拜克热木今年22岁,对于在编造谣言并通过“翻墙”在境外网站传播的犯罪事实,他供认不讳。

    阿巴拜克热木在编造的谣言中称:“7月28日,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三个村子的妇女为迎接肉孜节集会,有异教徒给汉族人报信称妇女们聚集念经 ,武警部队迅速赶到聚集地将妇女和孩子全部击毙,大约有50人……从清真寺回来的男人们拉着尸体到派出所和镇政府讨说法,却被以冲击派出所为名逮捕起来,于是该村的伊玛目开着自己的车,从早到晚在附近的几个村子演讲号召大家要“圣战”。汉族人知道这个信息后,立即组织武警部队镇压群众,对这个三个村进行轰炸后,武警部队对没死的、受伤的进行击毙……艾里西湖镇是莎车人口最多的乡镇,莎车人口最少的乡也有500—600人,这样统计的话,死亡人数可能达到3000—5000人左右……”

    谣言的描述有板有眼,仿佛亲眼所见。但事实上,阿巴拜克热木从7月28日起就没有出过家门。

    “我7月29号从自由亚洲电台听到莎车‘出事’的消息,然后又登陆我在境外网站注册的账号,搜索发现没有关于这件事的信息,我就想着自己编一条新闻,发在网上引起人们注意。”阿巴拜克热木说,他凭着想象,学着境外电台的手法,从煽动社会仇恨和民族对立的角度编造了谣言,于7月31日发到境外网站上。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第二天早上,阿巴拜克热木觉得自己编造的东西“效果并不好”,于是就修改了一遍,在清晨7点左右重新发布。这期间,他多数时间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与电脑为伴,没出过家门。“第一次写得不够严重,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起不到煽动情绪的作用。”阿巴拜克热木说,修改时他故意加入很多细节,还编造很多数字,希望看上去更真实。

    对于为什么要编造虚假内容,阿巴拜克热木说:“我不在乎我写的东西是真是假,我只想吸引更多人注意,形成舆论影响。”

    这次,他的目的达到了,这条谣言被“世维会”等境外敌对势力发现并利用,造成恶劣影响。

    阿巴拜克热木的笔记本上存有12个暴恐视频、以及335个音频,还有127部电子书。

      △受不良思想影响走上犯罪道路

    经查,阿巴拜克热木系莎车县人,2006年起随家人搬至乌鲁木齐,无业。走上犯罪道路,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很大关系。

    据阿巴拜克热木供述,他从小就在莎车县的地下非法讲经点学习经文,被灌输了大量宗教极端思想。2013年3月,家里接通宽带网络后,他开始热衷于在网上查看有关宗教极端、民族仇恨等方面的内容,并逐渐掌握了“翻墙”技术,经常收看收听“世维会”、“东突之声”、“自由亚洲”等网站和广播。

    “这些内容对我的思想冲击特别大,看多了、听多了我就认为这些内容都是真的,形成了民族仇恨思想,仇视政府和社会。”阿巴拜克热木说,刚开始收看收听这些内容时,只是出于好奇,后来就沉迷其中,逐渐失去理智。最多的时候,他一天上网时间超过18小时,“翻墙”收听收看各类非法和极端内容。

    阿巴拜克热木性格内向,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我跟他们(身边同龄人)没有办法交流,他们觉得我从网上看到的东西都不对,总是笑话我。慢慢地,我也不愿意跟别人交流,总觉得别人都看不起我。”阿巴拜克热木说,家里开通宽带后,网络就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到事发前,他每天都要上网十多个小时,多数时候是“翻墙”浏览境外不良网站。

    公安机关抓获阿巴拜克热木时,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发现了大量暴恐音视频和电子书。其中,音频文件335个,视频文件12个,电子书127部。据阿巴拜克热木交代,通过观看这些暴恐文件,他还掌握了制作爆炸装置的技术。

    相比于对宗教极端思想和暴恐内容的了解,阿巴拜克热木的法律知识几乎为零。对于自己的行为,他说:“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我不懂法。”

    阿巴拜克热木编造虚假信息的证据(视频截图)

     △造谣传谣危害巨大追悔莫及

    据办案民警介绍,阿巴拜克热木发布的谣言在境外快速传播,并且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国内,所幸公安机关及时发现,还没有在国内广泛传播。

    “在目前的反恐形式下,任由谣言扩散,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肩负反恐维稳重任的公安机关也要分散出大量精力处置。”办案民警表示,对于恶意散布谣言,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要依法查处、绝不纵容。

    对于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阿巴拜克热木流露出悔恨之意。“我随便编的一篇东西,对国家和人民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很后悔。我愧对父母,希望他们原谅我。”阿巴拜克热木说,希望同龄人不要相信他写的这种假东西,更不要因为沉迷境外网站,走上犯罪道路。

    事实上,莎车县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发生后,相关谣言并不只这一条。

    7月30日,国内某媒体就刊发了一条未经证实的消息,称7月28日的案件中,公安从和田县调人与暴徒对抗,有多位警察牺牲。这条消息对新疆的反恐维稳工作造成不利影响,在网络上迅速传播的同时,也饱受质疑,因为作者并未到现场,也没有采访到任何当事人,而仅凭道听途说。7月31日,该报发布更正向读者致歉,承认报道严重失实。

    新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徐淳分析说,每当重大事件发生后,社会上就会有谣言产生,媒体有时甚至也会发布不实消息,这与当今社会成员追求关注度有很大关系。徐淳表示,谣言的危害超乎想象,而且会伤害到所有社会成员,应严加防范和遏制。同时,公众也要提高辨别力和判断力,认清事实、明辨是非,做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破坏者。(张雷 裴翀 嵇海梅 贾勇 张亚庆 张万德) 

    阿巴拜克热木所使用的电脑(视频截图)

稿源: 最后一公里 责编: 林庆霞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