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建言留人才、抓建设发展农牧区医疗服务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09年03月13日 09:03:06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程振山

马宁﹒再尼勒

沈岩

    乌鲁木齐在线讯(特派记者苏军亚 特约记者杨冶摄影报道)医疗问题是一根敏感的“社会神经”,它不仅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身体健康,而且牵涉着千家万户的利益,关联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影响着社会和谐的程度,凸显着改善民生的诉求。

    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都在以积极姿态努力解决百姓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每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也总会落在医疗问题上。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代表们就解决百姓看病贵和农牧区医疗问题展开了话题。

    首先保障村卫生室的基本运作

    谈到和田地区医疗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和田地委书记程振山首先摆出了两组数据:2890人———和田地区未就业的医学专业毕业生;1371个———正在建设中的、配备不上医务人员的村卫生室。

    原本可以互相对接的两组数据,现在却成为两个独立问题,原因是相关资格考试门槛较高。程振山认为,对于南疆三地州来说,由于受经济等因素的限制,很难达到全国的统一标准。

    程振山介绍,随着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建设和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不断健全,乡村卫生的发展有了很大突破,老百姓看病难和看病贵问题得到了有效缓解,如今这项工作还在不断地推进。和田有1371个行政村,今年国家安排资金对1100个行政村卫生室进行建设,要运行好卫生室,发挥它的作用,人才成了大问题。

    “这2890名医学专业毕业生,其中本科毕业生有82人,大专毕业生有597人,其余是中专生,绝大多数都是和田本地的孩子,留在本地就业,工作稳定性比较高。”

    程振山建议,考虑到南疆三地州的具体情况,能不能在医务人员资格考试标准上适当降低门槛,既能解决当地医务人员匮乏问题,又能解决部分就业难题。

    程振山说:“首先要保障村卫生室的起码运作,让群众能就近解决吃药、打针、包扎等基本需要,再有更高要求再去乡镇卫生院或者县市医院,人员落实到位后可以通过职业培训等方式逐步提高他们的医疗服务水平。”

    扩大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建设项目覆盖范围

    每逢冬夏牧民都要转场,转场地没有医疗卫生机构,牧民看病很不方便。为解决这一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塔城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马宁﹒再尼勒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改善边疆牧区医疗条件的建议”。

    塔城地区有牧业人口21万多人,牧区卫生院19个,冬牧场、夏牧场和牧民定居医疗点117个,医疗点多设在偏远的牧区,距城市最近的5公里,最远的达300余公里。现有牧区卫生院和医疗点大部分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危房比例几乎高达100%。

    “即使条件较好的牧区卫生院也仅有简单的化验设备,诊疗手段落后。牧区医疗点发展举步维艰,已经严重影响到疾病预防、妇幼保健等社会公共卫生任务的落实。”马宁﹒再尼勒说,“这种情况在全疆非常普遍。新疆牧区占全区面积的50%,全区牧区基本医疗卫生机构的投入仅限于人员工资支出。业务用房简陋,设备落后,问题亟待解决。”

    从2008年开始,国家将牧业医院的建设列入了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建设项目。随着建设项目的实施,能有力改善牧区医疗卫生机构现状,但仍有相当一部分牧业医疗服务站没有纳入建设计划。

    马宁﹒再尼勒建议国家将边疆牧业医疗服务站的建设和改造列入项目建设计划,切实解决广大农牧民的看病难问题。

    解决看病难题还需合理分配人力资源

    “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一个重要问题是现有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医学科学-北京协和医学院基础学院院长沈岩认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推行,覆盖面的扩大,解决了“钱”的问题,不断推进的乡镇卫生院建设解决了“场所和设备”的问题,要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还需要解决人力资源分配的问题。

    沈岩认为,优质医疗资源多集中在经济发达的省区和大中城市,广大农村群众难以就近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在沿海一些发达地区,县级医院以及乡镇卫生院的建设已经比较成熟,设备好,医务人员的水平也高。在内地或者西北地区,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在设施和人才方面多有短缺。”

    如何让优秀的医务人员来到基层服务?沈岩认为这需要政策的推动,需要卫生、人事等各相关部门的通力协作,调动整合人力资源。“要本着对人民健康事业高度负责的态度,按照科学规律办事,打破一些固有的思维和限制,采用灵活变通的方法进行。”

    沈岩建议,制定政策鼓励优秀医务人员到基层服务,即使是短期轮岗都会给基层带来实惠,通过这种人才的交流还可以带动基层现有医务人员提高水平,让基层实实在在地受益。

    “那些医疗服务体系已经比较完善地区的今天,应该是欠发达地区基层医疗事业发展的明天,实现这一转变,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难以一蹴而就,但我们应该以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去为之努力。”沈岩说。

稿源: 乌鲁木齐在线 责编: 实习生 赵静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已有条评论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