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柏邦妮:像38D一样骄傲地生活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09年07月30日 10:07:06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柏邦妮,80后女孩,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在读研究生。她曾因成为退学的高考状元而备受关注,也曾因一封《写给妹妹的一篇文章》的家书而走红于网络。最近一次“亮相”,则缘于年轻的她,成为了新版《红楼梦》主力编剧!

    柏邦妮曾经这样描述自己:不怕鬼故事;看过三级片;听到荤段子反应不慢,知道言下之意。不以炫耀自己缺乏性常识为荣。不说“你讨厌”,会说“没劲,我给你说一个。”同意纪伯伦的说法:男女双方像是神庙前的柱子,彼此靠近,但并不互相重叠依靠。

    状元女孩,在需要直走的地方转了弯

    柏邦妮原名张珊珊,1982年出生于江苏连云港市,父母都在科研单位上班,柏邦妮从小耳濡目染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讲究的母亲,是小邦妮最好的生活老师。有一次,母亲高烧到神志不清,送她去医院前,她却挣扎着爬起来说:“不给我化妆,我不出门!”这一幕,多年后柏邦妮仍然印象深刻:“母亲对妆容的坚持,简直就是一种了不起的生活态度:一个女人,无论何时,都要美丽而骄傲地面对生活,高高地抬起自己的头颅。”这份自立与自信,一直伴随柏邦妮至今。

    高考那年,柏邦妮不负父母所望,以全省艺术类状元的高分考进南京艺术学院。谁也没有料到,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需要直走的地方,柏邦妮却转了弯:当了一年的乖学生后,她对自己的专业产生了懵懂,或者说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她对电影艺术产生了兴趣。这时,刚刚成年的柏邦妮做出了自己人生当中第一个大胆的决定:退学!家里人得知消息后,急了,“读了这么多年书,就是为了上大学,现在怎么能说不上就不上?”柏邦妮坚持自己的意见,“那我到北京电影学院当旁听生去。”就这样,柏邦妮拖着12捆书和4个编织袋,成为校史上第一个退学的人。

    反正已经被贴上“叛逆”的标签,在北京电影学院,柏邦妮变得更加随意坦荡:住在北影厂每天15块钱的招待所里,交1万块的昂贵学费,一天看四部电影,背英语到深夜两点,逃一切她认为没价值的课,听一切她感兴趣的课,混迹文学系所有班级。

    20岁那年,柏邦妮看了一部美国电影——《邦妮与克莱德》,当她看到那个双手持枪的女主角邦妮柏,与强大的命运做永久的斗争,决不屈服,最后在阳光下身中167枪无比壮丽死去的镜头时,她的心一下子动了,那一刻,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响当当的笔名——柏邦妮。从此,张珊珊变成了柏邦妮。

    而这一名字真正为人所知是因为一封题为《写给妹妹的一篇文章》的家书。这篇文字在网上大肆流传,被引为给年轻女孩子指导生活的经典之作,“柏邦妮”这三个字也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开始频频出现于各大网站的专栏。她的文字干练、直接,但富有精神张力及生活气息,即便是一个极为简单的故事,也能被描绘得妙趣横生、一波三折。

    除了火,不能被“纸”包住的还有写作才华。2003年9月,有伯乐看中柏邦妮编造故事的能力,请她撰写一个电视剧剧本。那时,《水浒传》火过不久,柏邦妮特喜欢里面的燕青,觉得这个人物身上大有题材可挖,于是刷刷刷地写起了30集的电视剧剧本《浪子燕青》。平均每天25000字,一个半月完成初稿,再用一个半月修改6遍,然后惴惴不安地送交给了导演。导演虽然点头通过,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对柏邦妮是否找枪手帮忙深表怀疑,因为在他看来,一天10000字已是极限。柏邦妮丝毫没有要为自己“申辩”的意思,反而乐得不行:这一次为期三个月的卖命写作,换来了整整20万元。柏邦妮用这笔钱在老家为父母买了一套宽敞的房子,付了首期。自己的成长能让父母感到释然,是柏邦妮最想要的结果。

    这一年,她念大三。

    才情女孩成为《红楼梦》主力编剧

    随着《浪子燕青》在各大卫视播出,柏邦妮开始为业内人所知,并不断有人向她约写各类剧本。柏邦妮照单接下,都市言情剧、古装武侠剧、民国土匪剧一一尝试过,其中包括备受好评、被誉为“中国大地上最后的神话”的电影《黄土谣》。

    2006年,经过四年的旁听学习,柏邦妮成功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攻读研究生。身份“转正”后,她有意放缓了剧本创作,开始追求精益求精,“毕竟以前只是旁听生,能写出来就不错啦。”

    2008年3月,柏邦妮突然接到《红楼梦》筹备小组的电话,邀请她和另外8位年轻编剧一起编写新版《红楼梦》的剧本。这无疑是柏邦妮梦寐以求的重量级作品,但刚接到这个任务时,她的心里与其他编剧一样充满疑虑:自己能拿下来吗?导演李少红把所有编剧召集在一起,桌上放着很多零食,“《红楼梦》是一个关于成长与青春的故事,你们写,自然有着天然的感觉,这挺好的。”

    《红楼梦人物谱》中涉及了将近700人,而剧本暂定人物有388个。在柏邦妮负责的分集剧本中,有一幕是众人皆知的“黛死钗嫁”,这是全剧的高潮部分,也是最难把握和表现的一个场景。原著里,黛玉当时只有烧帕,以及说了一句:“宝玉,你好,你好……”这两个细节,一方面要保护原著不能有什么太大胆新奇的想法,另一方面又要按照导演要求体现出“凄惨而壮美”,难度可想而知。这一集写到最后,柏邦妮脑力几乎“灯枯油尽”,心灵却随着时光倒流走进了曼妙的大观园……三个月后,这支被外界称为“青春梦之队”的编剧团队拿出了50集初稿,柏邦妮负责的最多,共8集。李少红看到“黛死钗嫁”这一集时竟“感动得流泪了”。

    剧本完成后,柏邦妮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才完全回到现实生活中。一天,她到《红楼梦》剧组去探班,正好看到宝玉出场。看着自己笔下的文字变成了真实的场景,心里不由地有了一点小小的得意,她随口就问身边的一位助理:“宝玉胸前戴的那块玉,真漂亮呀,是真的吧?”助理回头看了看这个小丫头,不屑地说:“仿的!要是真的,还不得几个保镖跟着拍戏呀!”回家后,柏邦妮把这段经历写到了博客上,博大家一笑,自己也乐得不行。她的博客几乎是每天更新,没有炒作,没有噱头,访问量高达400万。

    像邦妮一样收获爱

    两年前,柏邦妮出了一本书,叫《像邦妮一样爱你》。那时,柏邦妮刚谈恋爱。

    其实早在2004年,柏邦妮便在新浪“伊人风采”上公开了题为《恋爱何时都不浪费生命》的征“爱”启事,并有言在先:空间距离超出三小时车程,一律免谈。大概是符合条件的男孩子都望而止步了,直到两年后,一位和柏邦妮的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大厨才迟迟出现。

    柏邦妮与大厨相识于QQ聊天室,从做菜到旅游再到恐龙蛋,两人相谈甚欢。只是大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感到纳闷:怎么现在的网友都有这么好的文笔呀!

    几个月后,柏邦妮突然接到大厨的电话:“丫头,我已经到北京了。”当时柏邦妮想得很慎重,自己还没有喜欢到要见面的程度,可人家从东北大老远地跑来,要是自己不回应一下这份感情,似乎也不好。最后,柏邦妮觉得还是想简单点,小小招待一下即可。直到后来的后来,柏邦妮才得知实情,其实当时大厨想的也特简单:游玩一下长城,吃吃北京烤鸭,再顺便约见一下网友。

    没想到,这一见,彼此一见倾心,徐徐拉开了恋爱的大幕。后来,有好友笑话柏邦妮:从东北到北京什么时候只有三小时车程了?每逢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柏邦妮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背地里,狡黠地笑道:“嘿嘿,我才不上他们的当呢,岂能因为说过的一句话而断我一世情缘!”再说,朋友说这话时大厨已经将工作调到了北京,两人近在咫尺。

    有了大厨的贴心照顾,柏邦妮自然少不了口福,每日进食多多。直到有一天,柏邦妮问大厨:“你真喜欢我的小胖胳膊吗?”大厨不假思索地答道:“真喜欢。”“小短腿呢?”“也喜欢。”“肚子呢?”“喜欢啊。”“我的腰呢?”大厨停顿三秒,特别认真地问:“在哪儿?”

    有一段时间,柏邦妮写一个很纯情的剧本,结果产生了一个很小女生的想法:希望自家阳台上铺满鹅卵石,这样晴天的时候可以在上面走走;最好再有一个秋千,下雨天在那里荡来荡去……柏邦妮原本只是随便说说,毕竟自己的房子只是暂时租住。没想到出差回来后,她发现阳台上铺满了鹅卵石,还有没有完工的秋千,柏邦妮感动得一塌糊涂。

    最近,柏邦妮出版了两本新书,一本叫《不实》,一本叫《不华》;家中收养了两只流浪猫,一只叫兜兜、一只叫美丽。就这样,一家四口,生活在自己的大观园里,风和日丽,春暖花开。

    采访结束时,当被问道“文章中使用柏邦妮还是原名时”,这个才情女孩立即声明,她很喜欢自己取的这个名字,无论在哪里,她都只叫柏邦妮,“岂止在淘宝或者当当,我连在色情网站留言,都是叫柏邦妮。有一回在色情小说后面跟贴,被认出来还很高兴——我很自豪我的读者,是这么有情趣,不狭隘,‘性’致勃勃,和我一样。”

    忘说了,曾有出版商找到她,说要把她包装成新生代“神秘天才美少女”,柏邦妮啼笑皆非,“要是找一个卖点,那还不如说我是38D好了!起码,这是真的。”

作者:刘成献 稿源: 伴侣 责编: 朱凯莉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