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相关新闻

王洛宾墓碑竣成记

2007年11月27日 11:10:00 稿源: 王洛宾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订阅新疆手机报

    1996年5月28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先父王洛宾的墓碑落成暨骨灰安放仪式在北京金山陵园举行。来自全国务地的知名人士、先父洛宾先生的生前好友及驻京部队官兵代表数百人参加了这个隆重而庄严的仪式,人们在这里为这位受人尊敬的长者、爱戴的老师、著名的民族音乐家频频鞠躬,挥泪告别。

    被鲜花和挽联簇拥着的墓碑上,用魏体字工工整整地镌刻着的反映先父生平的铭文特别引人注目。这篇铭文以白话文开始,以文言文结尾的写作手法,概述了先父以音乐救国、音乐报国的爱国主义人生。共用了五个自然段落约556字。文字简练、情节感人,很快就被国内外多家报刊登载。

    然而,这篇铭文出自谁手?它又倾注了多少热心人士的心血与奉献精神却鲜为人知。

    先父,1996年3月14日因病逝世。3月20日,新疆党政军领导及来自全国务地的各族各界人士约1500余人在乌鲁木齐燕儿窝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先父遗愿将其骨灰送回故里北京,在把盯儿选择合适的墓地,修建一座坟冢,和早年在北京去世的母亲黄玉兰的遗骨合葬在一起,并立碑一块。我们照办了。

    在北京,经过几天的奔波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安排到了金山陵园。这里环境幽美,冬季松柏长青,夏季枫叶遮阳。陵园的负责人吴主任、安工程师,待人非常热情,听说要为洛宾老人修墓,便主动为我们提供优惠条件,并亲自为我们选址、设计施工方案,并选定了最好的石匠来担任刻字工作,经过几次研究,一套由选址、规模、布局、造价等完整的方案终于定了下来,并将墓碑落成时间定在了5月28日。 先父的骨灰盒,一直存放在吴主任的保险柜里,柜里的文件被取出了。吴主任说:“洛宾老人在我的办公室,我打心眼里感到温暖。”墓碑选用的黑色大理石料,来自300公里之外。头一块,略有小疵,被迫回去重换了。墓碑卧式,上下短而左右长,颇具个性。因之有不少人要为长辈照样预定,被婉言拒绝了工“这是洛宾老人的专利,不能有第二块相似的。

    老人的墓志铭将谁来撰写?当时在北京比较了解先父生平及艺术成就的友人的确不少,但我们只找到了北京市文化局的张正和先生,而且听说他还有位叫李长庆的亲戚专攻魏体碑文,于是我们便将重任委托张先生。张先生很谦虚,担心写不好,但看到我们诚心请求,欣然答应。

    十几天后,我在新疆收到了张先生从北京寄来的墓志铭,仔细阅读之后,觉得铭文表达了对先父感情真实,内容十分感人,催人泪下,但此文如果以铭文的格式来要求尚有不足,读完之后我鼓足勇气给张先生拨通了电话,提出了我的想法,建议修改,张先生同意我的想法,并提议我在新疆也请人代写,集众家之长使这篇铭至臻于完美。根据张先生的提议,我在新疆先后拜访了好几位作家、诗人,大家都表示非常乐意撰写铭文,但考虑到老人家的墓志铬非一般文章,需文笔功底极佳者才能胜任,而且需要一定的时间。

    眼看墓碑落成之日一天天临近,北京负责修墓的朋友不断催问铭文定稿之事,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父亲的挚友、新疆博尔塔拉军分区政委王超海大校在八一电影制片厂记者吕永太上校的陪同下敲开了我的家门。

    见面之后,王政委开门见山说明来意:“今天一是来看望你们全家,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二是想了解老人生前历史上的几个重要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他打算为老人撰写墓志铭。王政委的话真叫我喜出望外,经过交谈我感到他正是我要寻找的那位文笔极佳、而且对先父有着深厚感情,乐意为老人作人生总结的人。

    王政委非常激动地告诉我,先父生前十分关心边防战士的文化生活,曾多次到部队去看望战士们,并为他们谱写过好几首军歌,老人的音容笑貌和严谨的生活作风给战士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临走时,王政委仔细询问了墓碑的落成时间,然后对我说:“给我三天时间,试试看吧!”果然,第三天晚上新疆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涛的妻子马文打电话告诉我:“王政委已将铭文写好,就在我家里,请你来取”。当时我表示要当面谢谢主政委,但政委因公务繁忙,写完铭文后,已驱车返回远离乌鲁木齐好几百公里之遥的部队了。赶到周涛家,我一口气读完了这篇佳作,的确写的不错,马文也赞不绝口,并说周涛已为铭文赶写了一篇名为《一篇妙文的诞生》的述评文章寄往香港《文汇报》发表。

    在这之后的半个月中,这篇铭文又经过《西部歌王大写真》的作者李桦先生、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翁伯祥先生、解放军某部政委刘书环上校、《北京音乐周报》的田祝厚及张正和、李长庆先生、《中国商贸杂志社》记者刘灿女士、《青海广播电视报》丁乐年先生、周娟姑女士以及各地许许多多关心和爱戴先父的朋友的反复推敲和修改指点,终于定稿寄往北京。

    后来因为工作大忙,我一直没能见到王政委,两个月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政委在乌鲁木齐相见,当时我除了表示感谢他为先父写了这篇世人称赞的铭文之外,还告诉他铭文又经过很多朋友的指点与删改,因为当时无法同他联系,因此还请他谅解。王政委微笑着对我说:“文章不怕改,越改越好嘛,这说明大家对王老的关心”。王政委还告诉我前几天他去北京出差,已经专程到金山陵园为先父扫了墓,并且已注意到墓碑上的铭文与他的原作有改动之处,政委十分谦虚而详细的向我了解铭文的改动过程,认真的记下了参加修改的人员名单,然后对我说他要抽空去谢谢这些同志。听到政委的这一番话之后我不由鼻于发酸,两眼泪水模糊,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是啊,一位老人离开了我们,我们仅为他在京城立块墓碑,托人为他创作一篇铭文,竟会牵动全国各地这么多朋友的心!这使我想起了我父亲的好友、诗人臧克家老先生的一句名言: “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在先父洛宾老人离开我们一周年的日子里,在天山脚下仅代表我和我的家人,代表新疆洛宾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向王超海政委以及为先父墓碑竣成而奔忙的国内外各界朋友们再次表示真诚的谢意!

作者:王海成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