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相关新闻

“在那遥远的地方”记新疆丝绸之路行

2007年11月27日 11:24:59 稿源: 天山网原创 发表评论 订阅新疆手机报

    2007年9月10至18日的新强丝路之行一路1,500公里,自乌鲁木齐,吐鲁番到喀什,据说是当年唐三藏带着沙僧、猪八戒及孙悟空往西域取经最难走,故事最曲折的路径,更别提丝路是自古东西文化交会、贸易穿梭的要道、少数民族随草而居历代和荒漠争生存的史实。

    一路上令我最感兴奋的是不断播放的新疆民歌,竟然是“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掀起妳的头盖来”“青春舞曲”“康定情歌”“虹彩妹妹”,这些歌都是台湾60,70年代我辈初、高中时学校音乐课必教的中国边疆民歌,至于作者王洛宾先生是何许人也?了解甚少。

    根据他的第三儿子王海成在2003年出版的《我的父亲王洛宾》一书介绍:他在国民党时代被指涉为共产党坐一次牢,在解放后又因曾替国民党做过事而陆续坐两次牢,让他有机会听到西北边疆民族的民歌。人类心中的爱要用歌和音乐去贯穿,他以为歌和音乐是人民的,人民虽不都是诗人,但都有诗的感受。他要用美的音乐标准克服不同民族语言的困难,以动人的文学,和找到美的旋律加上一个高度艺术的灵犀,于是他几乎有六十年的时间从青海到新疆,从维吾尔族到哈萨克族,收集、记录当地民歌,终于改编、创作一千首以上让人传诵吟唱不息的民歌,让他制定出的500年艺术生命计划,要让他编写的歌曲传唱500年,通过歌声带给人们美的享受。

    丝绸之路是古代横贯亚洲、欧洲的陆上商路的总称,它以长安为起始点,经河西走廊出玉门关、阳关,通过新疆地区抵达中亚、罗马、及欧洲各地,古代新疆正处于丝绸之路的中枢地段。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第一次把”丝绸之路”赋予这个地区的名称。据说自公元前2世纪张骞两次出使西域,丝绸之路即已开通隋唐时期最为繁盛,宋元以后逐渐衰落。余秋雨先生谈及河西往事(藏着的中国)时说:魏晋时期人口的大流动,不断打破地域和民族间的界限,带来文化上的交流,---后来造就了历史上著名的盛唐气象。根据”西域文化的回声”的作者王嵘先生的看法:中国有两大举世皆知的古代历史遗存,一是万里长城,一是丝绸之路。前者是凝固的,是一统天下的封闭主义实体;后者是流动的,是风迎八方的开放主义象征。丝绸之路是中华民族走向世界之路,也是世界走向西域,走向中原之路。古称的西域有如秘境,是因为有很多古怪的传说和旅次的困阨故有”死亡之海”之称;这里出土大量与印度有关的宗教、哲学、天文、历史等古文献,有很深的神秘色彩,但今日新疆以天山为界分为南疆和北疆,北疆因雨水丰沛,人、牧两宜经济交易活络与南疆终年干旱遍地荒漠,人们逐草而居靠的是”生命绿州”过活实有天坏之别。

    丝绸之路进入新疆后,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边沿,分中、北、南三道,去往西亚和欧洲,张骞出使西域走的大致是南道和中道,唐玄奘则取中道西行求佛。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稍偏东南取中道,约40公里就到达自小学耳熟能详的吐鲁番,路经火焰山、葡萄沟、坎儿井及高昌故城,据说唐玄奘曾在此伫足讲经(当时伊斯兰教未东传),他无心久留,临别时高昌王竟抱住他大放悲声。

    路途中我们看到极为壮观的柴窝堡风力发电厂,一系列的路边白色风车无尽处简直是到了想象中的荷兰国境。吐鲁番往西走路经全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博斯腾湖,不久就到了现代化的新兴石油新城市—库尔勒(又称梨城),漫步梨城街头,尝尝香梨既脆又甜。接着进入塔里木盆地走入世界最长(522公里)的沙漠公路(贯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沿途可见稀稀落落的正在采勘的石油井,据说它的石油储存量不输给沙特阿拉伯;路经塔里木河时只见湖畔两旁湖杨木林立,据说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号称沙漠英雄。一望无际的沙漠公路两旁平行成带状草坪,有惊人的灌溉工程遍织细水管,以滴漏供应水份养活了草坪也保护公路不被沙漠淹盖,民丰是沙漠公路的终点,也是尼雅的遗址,城南就是昆仑山著名的高峰—慕士山,阳光下生辉的雪峰就像是佛岸的身姿,美极了。民丰过后就是和田是玉石之乡,也产地毯和丝绸而闻名中外;走入莎车后就是一片绿洲,是古叶尔羌国的建都之地;喀什是我们的终点,是南疆的中心,老城散落,新疆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是维吾尔族的信仰中心,让没有到过喀什,等于没有到过新疆”之语扬名中外。

    新疆是个古老而神秘、迷人的地方。是最靠近世界最早的文化发源地—中东的两河流域和印度,离宗教的圣地最近,自世纪前两河流域文化的东传和古老中原文化的西进,丝绸之路贯穿其间,自汉唐时期朝廷就在天山南北设置西域都护府,到了清代建新疆省。早期汉人大抵迁徙拓垦于此,和当地的族群如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他们的语言、信仰,种族绝然相异,互不通婚,今日他们口径一致感谢政府的德政,和睦相处。

    王洛宾老先生六十年来以“传歌人”自居,只有他改编、或以当地的骆驼、马、绵羊、美丽的姑娘等风土创作的民歌,传达了真正兄弟民族的爱,“在那遥远的地方”已成为当地文化的品牌,一个和平的世界正是他终老时唯一的心愿。

作者:(台湾)陈荣廷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