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艺术研讨

“西部歌王” 热爱甘肃

2007年11月27日 11:31:34 稿源: 甘肃日报 发表评论 订阅新疆手机报

    研究王洛宾音乐艺术生涯,可以发现他两次辉煌的艺术腾飞,是从他的第二故乡兰州起飞的。王洛宾对兰州,对甘肃,怀有非常真诚深厚的感情。

    “花儿”迷醉了灵魂

    王洛宾是北京人。祖父的笛声,父辈们自拉自唱的京剧和昆曲,古都丰富多彩的民间曲艺,让王洛宾自幼接受了祖国传统音乐的陶冶。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又给了他西方音乐的专业教育。在抗日救亡的爱国运动中,他为著名作家肖军的小说《八月的乡村》谱写了插曲《奴隶之爱》。他奔赴山西,参加了丁玲领导的西北战地服务团,创作了《洗衣歌》、《风凌渡的歌声》和《老乡,上战场》等一批抗战歌曲,激发了抗日军民的爱国豪情。

    1938年4月,王洛宾受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处长伍修权的派遣,与塞克、肖军、朱星南等人,奔赴兰州做抗日宣传工作。王洛宾在写于1986年的《万朵“花儿”永世飘香》一文中回忆:“40多年前,我来西北的途中,遇到连天阴雨,在六盘山下一个车马店里住了三天,欣赏到车马店女主人漫的‘花儿’”;“多么迷人醉心的歌,这是最古老的开拓者之歌,那逶迤动听的旋律,口头文学的朴实,句句渗入了人心。原来车马店女主人是六盘山下有名的‘花儿’歌手———‘五朵梅’”;“这段因缘,使得我逐渐放弃了对西洋音乐的向往,投入了民歌的海洋”;“从此,我在民歌中吸取了生命的营养,那首浓郁芬芳的‘花儿’,的确是我一生事业的转折点”。

    王洛宾无比激动地谱录了“五朵梅”唱的《眼泪花儿漂满了》,使他成为第一个谱录传播“花儿”的现代音乐家。经他改编后的歌词如下:

    走哩走哩(者)哟的远(哈)了,

    眼泪的花儿漂满了,

    哎哟的哟,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哈)了,

    走哩走哩(者)越哟的远(哈)了,

    褡裢里的锅盔轻(哈)了,

    哎哟的哟,

    心上的惆怅就重(哈)了。

    “五朵梅”唱的这一首“花儿”,为什么被王洛宾称赞为“迷人醉心的歌”,“句句渗入了人心”,甚至成为他“一生事业的转折点”呢?“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王洛宾从音乐艺术的比较和鉴别中,非常敏感地发现“花儿”是音乐世界里独具风采的奇花异卉。他感慨深深地说:“最美的旋律、最美的诗就在西部,就在自己的国土上。大西北的民歌有欧美无法比拟的韵味和魅力!”王洛宾曾说:“我大量收集‘花儿’是从兰州和临洮开始的。到兰州时,我发现黄河里的羊皮筏子上,水手们唱着动听的‘花儿’;到临洮后,又发现洮河里的木排子上,水手们也唱着‘花儿’。黄河里流的是‘花儿’,洮河上漂的还是‘花儿’,太美了!”王洛宾惊喜地发现了大西北人民优美的音乐创造。那种感人心魂的声情韵味,那种令山川震荡的悠远嘹亮的旋律,使他发现了大西北潜藏着音乐艺术创造的优秀成果,大西北人民潜藏着艺术创造的巨大能量。后来他到青海,又谱录了“花儿”调的《四季歌》。解放后,“花儿”调的《四季歌》又改编为歌舞节目《花儿与少年》,风靡全国。

    起步于甘肃,腾飞于兰州

    王洛宾到兰州后,参加了西北抗战剧团。由于他积极开展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被国民党特务以“异常嫌疑分子”的罪名逮捕,在兰州的沙沟监狱里关了3年。王洛宾生前给甘肃友人的信中,有过深情的回忆。他给甘肃友人刘锡嘏的妻子信中说:“那时,我们一起参加了甘肃省教育厅主办的西北抗战剧团,走遍了甘肃的每个大小村庄。我们的交通工具是两辆三套马的大车。车上装着二十几个人的行李,演戏用的景片、服装、道具箱子。五六个女演员及两个小孩坐在车上。每当大车爬山坡的时候,为减轻老马的负担,女演员下车步行。我和锡嘏则轮流背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冬冬)。回想起来,我们爱祖国,爱人民,爱小冬冬,甚至爱护四条腿的牲口。”

    在给刘锡嘏的女儿刘伟的信中,他也深情地回忆过当年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的感人事迹:“四十六年前和你父亲一起宣传抗战,挽救中国,跋山涉水,在陇西高原上,凡是有炊烟的地方就有我们的歌声。剧团的演员大部分是大学生和青年教师。他们为了祖国放弃了学习与工作,日日夜夜,苦口婆心地向群众宣传抗日的道理。苦的确苦,可是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苦反而是最大的营养,只要不倒下去,就格外坚强。记得在祁连山下,有几个地方没有水,老百姓把冬天的雪积在枯井中,一年享用。当时喝着有点不适应。后来一想,老乡祖祖辈辈都是喝的这种水,我们为什么不能喝。第二天再喝,似乎甜了些。”

    “剧团中一个孩子是个吃奶的婴儿,可能叫小豆(儿)。你爸爸一定记得。豆儿的妈一上场,后台的同志轮流为她抱孩子。有时,台前的鬼子兵烧杀抢掠,后台的小豆儿放声大哭,效果非常逼真。”

    “有一次在洮河边上演《放下你的鞭子》。一个卖凉面的奶奶端了一盘凉面冲进场子,把面送给挨打的姑娘。戏是假的,但演员和奶奶的爱国心是真的,戏中戏多美啊!”

    王洛宾常向朋友们叙说他怀念兰州、怀念临洮、怀念甘肃的深情。他多次说过:“在你们临洮,我们先在隍庙的戏台上演出。庙院里人山人海,庙门外的乡亲们挤不进来。后来,我们就到城外的洮河边上演出,河岸较高就成了舞台。”临洮乡亲还救过他的命。他说:“洮河的水真清啊,能看到河底的花石头。有天演出后,我到洮河里游泳,被卷进了一个大漩涡,若不是岸上的乡亲们搭救,我早没命了。”在台湾女作家吴淡如的《青春小鸟———王洛宾传奇》一书中,对王洛宾在洮河游泳时遇险被救的情景,也有详细的描述。甘肃不但是西北各省区“花儿”的汇集区,也是西北各民族优秀民歌的汇集区。王洛宾在甘肃不但收集了大量的“花儿”,也收集和改编了各兄弟民族的许多优秀的民歌,又使他成为第一个谱录和改编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民歌的现代音乐家。但他在兰州收集改编的维吾尔族民歌《达坂城的姑娘》,他在河西走廊收集和改编的维吾尔族民歌《掀起你的盖头来》,他在青海收集生活素材,在兰州创作的《在那遥远的地方》等一批优美的丝路之歌,首先在兰州流传,然后又传向内地和国外,使他展现了开发和传播大西北丝路之歌的辉煌成就。他的代表作《在那遥远的地方》曾被美国著名歌唱家罗伯逊唱遍了全球,被巴黎音乐学院作为教材,1992年又荣获中国金唱片特别创作奖。《在那遥远的地方》和《半个月亮爬上来》又于1993年荣获二十世纪华人经典音乐作品奖。他在甘肃南部收集改编的四川民歌《康定情歌》,也被美国选为宇宙探测卫星的歌曲。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