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深切怀念
我就是我—— 我心中的王洛宾
2007年11月28日 11:03:39 稿源: http://blog.sina.com.cn/wangluobin 作者:张正和 发表评论

今年 3 月 14 日是王洛宾先生逝世 5 周年。记得为王洛宾先生拍摄的纪实性专题片《往事歌谣》片尾是这样处理的:为办理赴美演出护照,朋友们陪王洛宾到乌市一家照像馆拍照,摄影师让王老往右一点儿,王点头身子向右倾了倾;摄影师又让王老向左一点儿,王莞尔一笑,身子又往左斜了斜……。照完像,王老顽皮地对朋友附耳说:“我其实就没动。”联想起他生前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专访时,曾风趣地说:“国民党说我是共产党,咱们党说我是国民党,实际上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我 ! ”“我就是我 ! ”、“我其实就没动。”这两句颇有寓意的话,不仅是对其人生品格的概括,亦是其漫长艺术生涯执着求索的生动表白。

王洛宾先生认准了一生走搜集、改编、创作西部民歌之路,就一无反顾、无怨无悔。不怕艰辛、不怕寂寞、不怕诽谤,甚至不怕命运多舛、不怕家破人亡、不怕铁窗之苦。从一九三七年奔赴大西北,直至一九九六年病逝于西部边陲,整整六十个春秋将全部身心投入到西部民歌的海洋之中,吸纳、提练出数以千计的优秀声乐作品,这在中外音乐史上是十分罕见的。卞之琳教授曾为之做出公正的评价:“龟兹音乐与中原文化,历史上有两次大交流,第一次是在盛唐时期;第二次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为这次大交流起桥梁作用的人,叫王洛宾。” ( 大意 )

从王洛宾先生发表的大量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创作歌曲,还是改编的民歌,几乎都由王老亲自编写歌词。他遵照自己的格言:用优美的弦律去美化自己民族的语言。主张歌的心声,旋律一定要美,还要注意朗朗上口便于传唱;强调用词生动逼真、刻意求新、词曲和谐、浑然天成;追求语言通俗、曲调流畅,既有抒情性又有艺术个性。这集中地表现在他对维吾尔族民歌《阿拉木汗》的改编上,原歌曲中间四小节是快板,极不好唱,尤其用汉语演唱更为困难,观众也听不清词,这显然是为了适应舞蹈的快速旋转而形成的。为此,王老对该曲进行了脱胎换骨地改造,将快板改变中板,在一、二、四小节后面加休止符。这样一改,不但好唱了,而且更好听了。既保持了原曲的神韵,又使其在艺术上精巧完整;在似与不似之间,给人以焕然一新的感觉。将一支尚属原始形态的伴唱歌曲升华成一首脍炙人口的艺术歌曲,不但中外歌唱家经常演唱,而且得到了维吾尔族群众的承认,这在少数民族地区是十分不易的。从《阿拉木汗》的词曲演变中,可以充分说明王老对民歌的改编态度严肃认真,是一种精心地艺术再创造,是对民族音乐的继承与革新。至于将维族老爷爷把腰带当做盖头与儿孙们在田间嬉闹的曲调,改编为妇孺皆知的《掀起你的盖头来》;将旧社会窑姐调情的曲词,改编为健康向上的《哪里来的的骆驼队》,更是化腐朽为神奇之笔,王老在创作、改编民歌的过程中;都力求赋予歌曲以新的生命,新的个性,经他苦心孤脂地艺术加工,一首首富有时代感和鲜明艺术特色的新民歌诞生了。

《纯情的梦》是王老最后一部歌曲专集。他亲自精选了新旧作品 113 首。歌曲内容大多是表现纯洁的爱情的,少量的是抒发自己对生活、对人生的直挚感情。值得注意的是,王老没有把自己的创作的五六十年代传遍大江南北的独唱歌曲《萨拉姆,毛主席》,获奖作品表演唱《亚克西》《黑力其汗》等收入其中。问起个中缘由,王老笑而不答……。我个人揣测,这些作品曾始他带来莫须有的罪名或不堪回首的往事,况且,与专集的称谓亦不尽相符。但是,他把在大狱中,用蘸满纯情的笔,写下的《撒阿黛》和《高高的白杨》选入专集。前者是对年轻美丽的女看守的由衷赞美,抒发了王老对自由、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后者是为一位同样蒙冤入狱的少数民族难友而作,曲调深沉醇美,融人了自己对命运的感悟。难怪一位美国朋友听后连连感叹:“囚犯歌颂看守世间独有”、“蒙难人的恋情更令人心动”。

王洛宾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自己的创作道路和艺术风格,主张直抒胸臆、情真意切,尤其对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更讲究直率炽热、无遮无拦。在他充满坎坷和磨难的艺术生涯中,决不人云亦云、决不趋炎附势,决不赶潮追风,用自己的艺术苦苦追求饱含真、善、美的《纯真的梦》。

由于人所周知的原因,王老长期被剥夺了作品的署名权,时至今日一些作品仍冠以“新疆民歌”。但他本人从未放弃自己的权利,在署名权利剥夺的近三十年里八在他的手稿上经常出现“艾依尼丁”的笔名。这一方面是对其受到不公正待遇的默默反抗;一方面则表达了—他对养育她的维吾尔人民手足般的情谊。这种身处逆境永不屈从的品格,正是其艺术个性形成的内在原因。'

做为一名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家,需要高度的思想和艺术素养;需要独辟蹊径的艰苦探索和不懈追求,同时亦需要不同凡响的胆识和勇气。王洛宾先生作品中蕴含的鲜明的艺术个性,正是其作品至今能在海内外广为传唱的重要原因。

王洛宾先生离开我们整整五年了。他生前叮嘱的:……希望这些歌,能够传唱五百年。”常在耳边回响。我始终相信,世界上凡风格独特、个性鲜明的艺术珍品,定会流传百世的。

谨以此文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五周年。

摘自 2001 年 7 月 25 日《音乐信息报》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