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深切怀念
凌峰:王洛宾三毛交往很纯情
2007年12月06日 12:50:54 稿源: 每日新报 作者:翟翊 发表评论

凌峰王洛宾三毛交往很纯情(图)

在“急智歌王”张帝北京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一位光头老人格外打眼。自从当年拍摄《八千里路云和月》,并在春晚上演唱《小丑》后,台湾艺人凌峰和他标志性的光头便开始在内地家喻户晓了。相对自己的演唱事业,凌峰特别自豪自己在台湾地区对内地歌手的宣传与推广。谈到“西部歌王”王洛宾的时候,凌峰首次披露:“其实王先生的版权在我的手中。”

记者:大家了解您还是通过那次春晚,您都在忙些什么?

凌峰:其实大家开始了解我还是十多年

前的《八千里路云和月》,我的民族基金会为两岸打开了交流的通道。我们两次把杨丽萍和中国民族歌舞团带到台湾地区,还把王洛宾先生等很多艺术家介绍到台湾地区。我和牛玉如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策划了内蒙古歌手演出和马术队,在台湾起初演出了三个月。我想这是我十多年来的主业,演唱方面除了“百场义演”和为“希望工程”的演出,商业演出基本为“零”。

记者:能谈谈您和王洛宾的交往吗?

凌峰:1988年,我们带着《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外景队,一直在寻找《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春舞曲》的作者,最后我们从中国新闻社打听到了那个人叫王洛宾。但是他们说要拍他很难,但我们非常坚定,加上国务院台办和侨办的支持,所以王洛宾第一次在荧屏和新闻媒体上亮相,我们抢了个头彩。

记者:当时播出后产生了什么反响?

凌峰:《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轰动效应让我们始料不及。作家三毛也因此而找到王洛宾并对他产生了感情。通过我们的节目,大家知道了《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春舞曲》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是王洛宾创作的,台湾地区的人民也喜欢上了他。

记者:真正让更多朋友认识王洛宾的一张专辑叫《情歌纪念日》,这是罗大佑与滚石当年的一线唱将向王洛宾致敬的一张唱片。但是,后来因为这张专辑的歌曲版权,两位艺术家还打起了官司,你有没有从中斡旋?

凌峰: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后来罗大佑出了这盘带子确实引起了争议,他们两个人还打了官司。那时,我和台湾青年交响乐团的崔团长在一起,他也是王洛宾的好朋友,我们都劝大佑不要利用媒体来攻击这样一位老人,因为他的一辈子已经够坎坷了。刚好有一次在台北的凯悦饭店,我和崔团长一起劝大佑,告诉他真正拥有王洛宾歌曲著作权的是我。好在后来他们都看淡了,事情没有闹得很僵。

记者:为什么王洛宾的作品版权在您的手中呢?

凌峰:因为王洛宾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就把著作权卖给我了,所以最有权和罗大佑打官司的是我。但是我们做《八千里路云和月》就不想太商业化,所以保持了沉默,而且我们觉得王洛宾这一辈子为中国音乐界所做的贡献应该让大家去分享。所以,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们一直保持沉默。其实,所有的唱片在收录这些歌的时候,都应该和我们联系。当然在王洛宾先生临别的最后一年,我把内地的版权送还给他了。我和王洛宾先生拥有在台北地方法院共同签署的版权转让协议,是以我前妻的名义签署的一个合约。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恰好你今天问起,我也就说了。

记者:那您见证过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吗?

凌峰:我没见证过。但在拍摄《八千里路云和月》时王洛宾曾经提到过三毛,是很含蓄的那种提法。三毛也经常到王洛宾那里去看他,但是我始终相信他们的友谊是比较纯洁的,是很纯情的。因为后来媒体的渲染,让他们这一段“忘年交”有了传奇的色彩。

记者:好像腾格尔也是您第一次介绍到台湾地区的?

凌峰:1990年,我为了要证明草原歌手是最好的歌手之一,所以为腾格尔录了第一张唱片《蒙古人》,这张唱片先后在台湾地区和内地引起了轰动。我很少在媒体面前提这张唱片,就如同我很少提到王洛宾的歌我拥有版权一样。包括当年拍摄王洛宾的电视连续剧和电影,都是我出钱帮助他们做的调研。

记者:除了《小丑》,您还有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您打算以怎样的方式把那些歌介绍给我们呢?

凌峰:这次主办方有一个提议,想把我过去的歌、唱片做成一个珍藏版。我很乐意,但如果让我重现歌坛和影视界的话,不太可能,因为我在娱乐圈已经走进历史了。除非为了公益事业,我会再重现江湖。我想,以后我的机会不多了。

记者:标榜自己“丑”的歌手一是您,还有就是唱《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赵传,您觉得谁更“丑”?

凌峰:我们的“丑”各有特点,但是我们的丑都挺耐看的。我想张帝也好,赵传也好,我也好,我们都敢于公开点评自己不太英俊的外形,我觉得这是男人的一种信心,再夸张一点,这是一种非常有魅力的“丑”。

2005年09月04日 每日新报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