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化专题>>永远的王洛宾>>深切怀念
《王洛宾》图片集的断想
2007年12月06日 12:38:11 稿源: 春风 作者:王犁犁 发表评论
    一
  三毛死了。
  王洛宾先生走台北。
  很是热了一阵。
  1993年7月,北京出版社送来一包厚厚的照片,大小百余幅。嘱我设计画集,并撰文。
  照片中,有洛宾先生不知从什么册页上取下的发了黄的小照,很亲切。
  努力多日,交稿时,却冒出一句:“最好别出。”
  出版人和我,都愕然。
  我这么说,一半是为了先生,一半是为了先生的歌。
  照片多为4寸,有特色的不多。别说传神,传人也难。
  还是停在歌上罢,别揉进多余的东西。即或是整理过、写过它的人,也一样。
  或许,我爱这些歌有些过头。
  二
  7月29日,日记这样记着:
  照片量够,却几乎没内容。
  大略如下:
  与三毛。台北行。海外行。采风。
  与学生。演出。家。名片。
  年表。歌。颂文。
  题:不死的是佚名
  题记:被悄然祭奠过两次,留下一曲《你的热泪把我手背烫伤》。
  封二:习惯
  习惯了,
  自己的老相。
  习惯了。
  不习惯,
  是我的心,
  留在了遥远的地方。
  再也不长。
  挨过鞭子,
  挨过。
  不必分轻重。
  哪一鞭,
  都是彻骨的
  清凉,
  打出
  我的歌来。
  首页:何必
  何必知道我,
  自有达坂城的
  姑娘。
  何必知道我,
  那天上,
  正爬起
  半个月亮。
  民歌、民谣,
  本是个“民”字,
  何必知道我,
  这张老相的脸,
  姑娘是姑娘,
  月亮是月亮。
  三
  29日,读《王洛宾传》手稿,写下这么几行:
  有时,人乐于自欺。
  苦不好,偏说乐在苦中。
  没钱,说钱脏,得心净。
  也多亏这自欺了,才使人坎坎坷坷而不死。
  洛宾先生不满别人的“化妆”,要自己“亮相”,我信他不想“蒙蔽”谁。
  问题是,先生自己是否还在自己的“蒙蔽”中而不觉。
  譬如,何以“求生本能”、“愚昧希冀”、“孩童天真”,便把“心境”冲刷得“清净”?
  先生的心境是乱的。
  有先生的行踪为证。
  先生不若说一句:
  苦尽,才能甘来。
  让我自在几天罢,难得这老来的认可。
  我希望先生太平。
  四
  熟悉洛宾先生的人告诉我,三毛不敢住先生的厅。那里,有一幅先生妻子的小照。披着黑纱。
  我手头正有这么一幅。
    别否了鬼
  鬼是有的。
  否则,怕从何来?
  三毛这般女子,也忌。
  不就一方像吗?一个二维的女孩?
  怎么忘我,那纸片
  也让人激灵。
  (何况又有风。)
  你盯着,你便活了。
  也就有了鬼。
  我不知道,
  鬼是活人的,
  还是死人的。
  我只想说,
  鬼在,
  心在。
  别否了鬼。
  五
  7月30日,为先生在野花丛中的一幅小照添字。
    野花
  簇拥着我的
  是你。
  我捧着的
  是你。
  我不忍
  你在风沙里
  可我
  屋小
  锁不下你。
  只能眼睁睁
  看着
  风抽打着你。
  有一幅照片,三毛的手指轻轻压着洛宾先生的手背。我想先生会这样想:
  三年了,
  一直这样。
  握着,
  握着,
  淡红的血色
  依然。
  指甲里的浅褐,
  还是活泼泼地
  对着
  那赭的斑点。
  不是为了今天罢,
  才刻意
  留住
  这温度。
  让我觉出
  今天这无言的
  冷。
  六
  8月9日,定稿。
  日记有这样的话:
  总觉付印时,当补一行字。
  史,难实。
  自传,自欺。
  他传,或褒或贬,总在揣测里。
  且眼下,多是花钱买歌来唱。
  传,不作也罢。
  7月20日,记着《三毛最后的恋情》封面设计阐述(三毛在马上。王洛宾在自行车上。黑白红三色。王洛宾的歌曲《等待》)。
  都是骑着什么。一个喘气,一个铁。
  试图有光明,那白,却成了“孝”。
  血,都是红的。
  三毛走了。
  洛宾先生只能歌一曲而已。
  王洛宾《等待》
  你曾在橄榄树下,
  等待又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
  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梦,
  迷藏的梦。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
  每当月圆时,
  对着那橄榄树
  独自膜拜。
  你永远不再来,
  我永远在等待。
  等待,等待,等待,等待,
  越等待
  我心中越爱。
  洛宾先生可怜,三毛亦可怜。
  “在那遥远的地方”,“一鞭钟情”者,是历史,是传说了。
  活生生的是褶子,铁栅的和沙漠的褶子。
  说出了:“珠玛”,便是戏。
  两个不扮戏的人,演了一出传奇。
  走的走了,等,便不必。
  或许,这本来就是名与名的碰撞。
  七
  画集,终于没有出。
  记下这过程,给三毛、给先生、给有过的一切。
  (附记:据新华社报道,王洛宾先生已于1996年3月14日在乌鲁木齐病逝,享年83岁。)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