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社会自治的力量松绑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7月23日 15:29:14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日前,街道办事处的去留又成为新一轮改革的焦点。严格意义上,街道办算不得一级政府架构,但是街道办却承载着“民间自治”的价值,它的“含金量”在于,梳理政府是至高无上的管理人民的一切事务,还是作为被纳税人雇佣的“为人民服务”的服务机构。

    计划经济年代,政府采取传统的“大包大揽”方式,一切都替人民“当家作主”了,而把人民摆放在被管理、被管辖的政治边缘地带,社会问题也随之一连串地爆发了出来。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国民逐渐意识到,居民自治的力量与价值完全凸显了出来——在郑州市健康路与黄河路交叉口,有一个蔬菜店和一个小吃店,以前长期占道经营,把路都挡住了,行人非常不方便,经过街道办劝导,现在全部搬到了店内。

    为什么那些摆摊挡住行人道路的商家愿意搬到门店以内?这就是“社会自治”的价值所在。作为“社会自治”的力量,能够以人民视觉、从公共利益出发,这样一来,既规避了可能引发的政府直接管理的冲突,同时又能及时、有效、公平、公开地解决基层存在的民生问题。

    事实上,是撤销抑或是保留街道办,都不是问题的核心,从政府管理职能的角度考虑,从“大政府,小社会”逐渐向“大社会,小政府”方向转变,是当前政府制度改革的大方向,即还权与民,让人民真真正正地参与到政治领域中来。

    近期,郑州对于“街道办改革”提出了这样一个改革模式,即“网格化管理模式”,这个模式不但没有撤销街道办,反而在街道办上加大了人力、财力、物力的投入。按照相关政府的解析,这种模式通过“全覆盖、无缝隙”的网格化管理,实行“条块结合”,实现社区管理、社区服务和社区自治三者的有效衔接。总体说,这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去年,中央下发《关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意见》,力推基层社会管理模式上的种种创新尝试,其宗旨无非还是要让行政的归行政,社会的归社会。行政权要服务社会,而不是管制社会。社会权则通过公民自治,达成自我稳定与和谐。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就是要打破以往政府无所不管、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全能政府模式”,走向法治政府、责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邵建说过:“民治社会的政府不过是一个行政机关,人民对政府的需要是它为自己‘服务’,并不需要它‘带领’。为官者不可把自己摆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不要以为有了权力就站得高看得远,更不可视民众为无能,要带领他们去做他们看不到和无法做的事。”

    这是切肤之论。然而,“社会自治”的程序化、法制化仍需健全。譬如现实中,依赖于政府动员、依赖于政府统筹、依赖于政府分配资源的社会基层管理模式,依然需要思考。如何通过基层管理的创新,实现民间自治的价值与作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作者:郭林涛 稿源: 今日新疆 责编: 实习生 米娜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