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过客”吴忠信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7月23日 15:31:40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吴忠信,字礼卿,别号坚守,生于1884年,安徽省合肥县人,江南武备学堂毕业。清朝末期,任徐绍桢陆军第9镇35标第3营管带,在军中加入同盟会。武备学堂毕业后,旋任徐绍桢军参谋。1912年元月,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于南京,吴忠信被任命为民国政府警察总监。辛亥革命时期,参与策动了镇江起义。他与蒋介石同事多年,关系笃深,在国民党政府中出任过贵州省省长。1936年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兼国府委员,主持边政多年,堪称“政坛不倒翁”。

    1944年9月初,新疆巩哈牧民在乌拉斯台山区发起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暴动,从而揭开了“三区革命”的序幕。正因为这样,蒋介石才最终决定起用吴忠信到新疆执政。

    在吴忠信执政新疆时期,中央训练团新疆分团、中央警校第3分校、中央军校第9 分校均举办训练班,培训各级干部,以充实其统治机构。吴忠信除起用蒙藏委员会旧部外,还极力利用和拉拢军统势力,以为己用。

    1944年10月5日,在新疆省政府改组的当天,吴忠信便在西大楼召集各厅委处及所属职员训话,提出以“天理、国法、人情”三者为办事准则,以“互谅、互让、互助”三者为处世之道。1944年10月10日,吴忠信及省政府全体委员宣誓就了职,朱绍良监督。会上,吴忠信发表了《告新疆民众书》,提出施政重点:增进宗族互信;保障宗教自由;安定地方以乐民居。

    然而,由于当时中苏贸易中断,以前新疆主要依靠苏联的日用品来源断绝,各族人民的生活必需品,特别是茶、糖、布异常缺乏,一时没有办法解决。同时,由于盛世才统治时期的冤案重重,大批无辜被押人员需要释放,财产需要归还,家属大多失散流离,幸存者需要救济。但是,款项又没有办法解决。新疆与甘肃交界处常有汽车爆炸案件发生,严重影响军队和物资的运输。盛世才虽然到重庆就任中央农林部长,但国民党在新疆的统治并不稳固,财政、人事、行政各项制度都还没有建立或健全。盛世才虽然交出了4个骑兵师、两个步兵师的军队,但如何控制也是需要认真解决的问题。面对这些情况,吴忠信却认为这是给养不足造成的,请求中央加大划拨供给。但是,中央本身财政也非常困难,无力增加给养。即使满足部分的要求,从内地到西北塞外的新疆,千里迢迢,交通运输工具又无法解决。同时,由于新疆民族成分复杂,语言各异,要灌输三民主义,人力、教材、器材等都比较缺乏。针对这些问题,吴忠信一时难以妥善解决。

    1944年10月6日,吴忠信召集省政府各厅委举行谈话会,确定了对三区人民革命运动采取“剿抚兼施”的方针。军事上由朱绍良负责,对暴动武装加以“围剿”,并成立各区、县“自卫队”,密切配合。在“安抚”方面,盛世才去重庆后,被关押者的家属,或来省政府拜见,或拦道哭诉,或为子求释,或为夫呼冤者络绎不绝。因此,尽快释放被关押人员成了安定民心的当务之急。吴忠信于1944年10月决定先行释放270 余人,以后又陆续释放数百人,对各族被关押的有声望人士,指名释放,还亲自面召。就这样,吴忠信释放了一大批被盛世才关押的人犯,收买和笼络了人心。

    吴忠信主持蒙藏委员会多年,深知统治术的真谛。对被释放的民族、宗教、地方豪强等人士,重点在思想上进行抚慰笼络。被押者刚解除牢狱之灾,吴忠信就请省府各厅委处长轮番前往宣讲三民主义、国民党史等,期望被释放者转变思想,心甘情愿地服从国民政府的领导。

    “剿抚兼施”的方针起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随着伊犁等三区暴动势力的扩展,宣抚的作用日渐削弱。伊犁地区的巩哈县失守后,伊宁局势一度紧张,城东北的机场经常遭袭,城内军警常遭杀害,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为此,吴忠信首先派出了以民政厅长邓翔海为首的伊宁宣慰团,企图将三区革命的熊熊烈火扑灭。从1944年10月21 日到11月2 日,宣慰团在伊宁呆了十多天,预备收复巩哈县城,孰料到5天以后,伊宁又爆发了事变。

    11月12日,三区方面宣布成立“东突厥斯坦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15日,三区民族军相继占领了绥定、惠远,并猛攻伊宁市东北国民党军政力量聚集的艾林巴克、鬼王庙、飞机场、空军教导大队等驻地,吴忠信这才感到问题比预料的更为严重,他那一套“剿抚并施”的治疆策略已经不灵验了。

    当时,新疆的财政也举步维艰。由于新疆币制与内地不同,如兑1元入关,则按照5倍折给中央法币;因此,进入新疆的人员经常利用军务之便夹带私货以牟取5倍的利润。这种大肆扰乱金融的违法行为,令吴忠信非常生气,却没有办法制止。为了摆脱财政经济困境,国民党新疆省政府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下,又与苏联重新开始经济合作谈判。然而,吴忠信在政治上是反苏的。这种既敌视,又要利用的关系,令吴自己也甚觉尴尬。1944年12月,吴忠信撤换了新疆省政府外交特派员吴泽湘,由熟悉苏联国情、精通俄语的刘泽荣任新疆外交特派员。在苏联“十月革命”节的时候,吴忠信曾亲自前往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祝贺。但吴忠信从不与苏联领事交换意见,对苏联仍抱有敌视态度,他其实就是企图通过这种政治与经济分离的原则,与苏联恢复经济贸易关系和共同开发矿业。

    但在具体谈判中,吴忠信认为苏联提出的经济合作是侵略新疆的手段,终因贸易机构、范围、形式等问题无法达到统一,从而使谈判毫无效果,导致新苏贸易与经济合作处于停滞状态。就在吴忠信在发展经济问题上一筹莫展的时候,三区方面又加紧了攻势,省城迪化一度紧张。吴忠信使尽浑身解数,积极做宣抚工作,但都收效甚微。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匆忙致电国民党中央给予经费和兵力援助。

    然而过了很长时间,国民党中央才派俞飞鹏及蒋经国先后飞抵新疆慰问,筹商饷糈的供应问题。俞飞鹏专为测算新疆财政收支细账之事而来,在新大楼召开三天三夜的会议。俞飞鹏主张粮食仍由新疆自给自足,因为在二三千里以外的河西一带运粮到新疆,既不经济,也缓解不了急用,因此,主要部分力争自己解决,缺额的少数粮食再由河西运来……几天开会下来就商谈出如此结果。于是,南京政府在新疆设立了以刘云瀚为处长的供应处。在军事方面,吴忠信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一开始就主张,速调青海马步芳所辖骑兵第五军马呈祥部迅速进入新疆增援,并再三请求加快进疆速度。有人对吴忠信说:“此举会不会引狼入室?恐怕请来容易请出难。”吴忠信拍着胸脯,满怀信心地说:“我有把握,不用顾虑。”这时,他已无从顾忌其他,只想先把新疆局面稳定下来。骑兵第五军到达新疆后,局势暂时得到了稳定。

    但是,吴忠信未料到完全依靠武力镇压,已经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三区的民族军已经打到了玛纳斯河对岸,与国民党军隔河对峙,新疆局势危在旦夕。此时的吴忠信为了稳定新疆形势,可谓机关算尽,却仍旧没能阻止三区武装的迅猛攻势。想想三区有苏联在幕后鼎力支撑,而自己又不善于和苏联方面交涉,长此以往,情况会愈加不可收拾……吴忠信不由心生退意。于是,便向蒋介石建议:“必须与伊塔阿三区方面举行和谈,速派大员主持办理。”又隔了很长时间,蒋介石才委派张治中到新疆。同张治中随行的有彭昭贤、屈武、张静愚、刘盂纯、王曾善等10余人。经过张治中等数度与三区代表进行艰苦磋商,才终于达成初步协议。吴忠信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从容抽身了。于是,待张治中第一次到新疆谈判回重庆后的1945年9月21 日,吴忠信便致电蒋介石:“新疆问题即由外交途径解决,省政府亦应彻底改组,一新内外耳目,余志已决。”

    1946年2月4日,国民党政府任命朱绍良为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参谋总长兼办公厅主任;同时,蒋介石面见张治中,委任其为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主席。2月12日,张治中复电吴忠信:“关于组设西北行营及兼新省主席事似已确定……日前,无论如何你得先返重庆。”

    次日,吴忠信将此消息传达省政府各厅委处长,并积极准备交卸。2月26日,张治中电告吴忠信“奉委座面示,先生可回渝述职并出席二中全会。”接到电报后,吴忠信欣喜至极。于是,1946年3月1日,吴忠信离开新疆,结束了在新疆主政一年零六个月的历史。

作者:刘向晖 陈伍国 稿源: 今日新疆 责编: 实习生 米娜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