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比和虚荣击倒副县长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7月23日 16:12:12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米75的个头,稍有发福的体型,一身灰色的囚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记者眼前的刘和平丝毫没有官员的那种神采和霸气,倒给人一种文人儒士的淡雅。如果不是他胸前的标识牌,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因贪污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的罪犯。

    据监狱工作人员介绍,入狱前,刘和平曾任驻马店市某县常务副县长,逮捕时系驻马店市某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曾经,我也有过金色的年华,火红的追求;曾经,我也有过欢乐的笑容,骄人的业绩……可现在,这一切都已深深隐埋在我那沾满污秽的履历中,只剩下失去自由的躯体和这身灰色的囚服……”回忆过去,刘和平语音哽咽。

    1959年,刘和平出生于桐柏山区的驻马店上蔡县,一路顺利获得大学文凭。刚开始参加工作时,刘和平虚心学习,任劳任怨,各方面成绩突出,在乡里工作几年后被调到县政府办公室。他从一名普通的办事员做起,逐步升到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再到副县长、常务副县长,一切显得顺理成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位的提升以及荣誉的递增,面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来往于各种名目的宴请,刘和平的思想开始麻木起来。“过去我总是清醒地对自己说:不能去,涉嫌,影响不好,可后来真的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心想,反正就这一次,下不为例,谁知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思想阵地的放松悄悄地引起我人生的蜕变,渐渐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刘和平说,“我真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坚守住‘为人民服务’的信念。”

    随着刘和平被提拔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接触的私营企业老板越来越多,“看那些老板们一掷千金,穿戴光鲜、出手阔绰,不自觉就会感到囊中羞涩,自惭形秽。”刘和平对记者说,“攀比和虚荣真是人生中最可怕的东西,它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占领着你的灵魂,让你放松警惕,欲罢不能。”

    “为了满足个人私欲,我从开始帮别人办事接受烟酒都感到害怕,发展到后来有人送钱、送物必收,有人请洗桑拿、进歌厅、泡酒吧、异性服务必到,并感到理所应当。”刘和平说,此后,收礼、收贿、索贿、贪污和侵占与挪用公款,便成常态。

    据事后检方查明,刘和平在任常务副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分10余次收受他人钱物160余万元,并以非法手段侵吞、骗取国家扶贫资金共计40万元,用于个人承包山地建设和后期开发。2006年12月,因构成贪污罪,法院一审判处刘和平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人,总是要在经历风雨后才懂得珍惜失去的果实,懂得感谢得到的恩情。并不是因为岁数大了,所以心房就会跟着变广袤,而是因为老去,学会了剔除和积存。想起为官的那些岁月,感觉自己总是活在迷茫和清醒之间,倔强着脆弱,恍惚着坚定,反复挣扎却不得其所,最终还是陷入了欲望的泥潭。”这是刘和平《入监改造日记》中的一段话。

    据监狱工作人员介绍,服刑期间,刘和平认真接受教育改造,曾获表扬4次,被评为监狱改造积极分子2次。2011年,法院经过审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已准予刘和平减刑一年。

    “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做学问,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方式生活。”刘和平说,“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在监狱继续开展计算机研究,为社会再做点贡献,减轻负罪感,也使余生更有价值和意义。”

作者:潘再军 张因祥 稿源: 今日新疆 责编: 实习生 米娜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