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新疆平叛纪事(连载之二)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09年06月22日 12:38:29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三

    的确,尧乐博斯确实不是一个平凡之辈。关于此人的身世和为人,曾有许多不同的传说,而且也像乌斯满一样,常常被人们传为带有神秘色彩的传奇人物。

    比较多的传说是,大约1889年前后,他生于南疆英吉沙。他父亲曾是清朝政府驻喀什的官员,因娶了当地维吾尔族妇女为妾才生下他。他母亲按照维吾尔族的习惯,给他命名为“尧乐瓦斯”(维语意为老虎,后来汉文书写为尧乐博斯或尧博士,均为见诸报刊或文告时表示一点雅兴而已,其老虎的含意并未改变)。是否有汉名,未见传闻,大概是后来长期以维吾尔人自居的原故。大约十一二岁的时候,他曾随其父母回到父亲的故乡北京。不久,其父不知何故被清廷问罪,搞得家破人亡,致使尧乐博斯母子流落街头,靠乞讨为生。后来,哈密沙木胡索特亲王进京朝见清帝,他的随行人员偶尔与尧乐博斯母子在街头相遇,他母子便向随行人员苦苦哀求,哀求把他们带回新疆。随行人员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征得沙木胡索特亲王的同意,在返程新疆时把他们带到了哈密。

    到哈密以后,尧乐博斯的母亲嫁给一个叫伊不拉音的维吾尔人,此人是哈密王府的裁缝,是为沙木胡索特亲王和福晋们做衣服的有名的匠人,深得亲王和福晋们的喜爱。这样,尧乐博斯便有了随其继父到王府走走的机会,有时也留下来帮助王府做些杂役。尧乐博斯十五六岁时,他的继父推荐他正式到王府当差,成为沙木胡索特亲王的一名随从。由于他聪明伶俐,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颇受亲王的赏识。他很快由一般随从提升为翻译,后来又提升为王府卫队长和王府总管,一跃而成为亲王身边最得宠的亲信。

    辛亥革命爆发后,并没有因为清廷的覆灭而取缔哈密王府,沙木胡索特亲王和王府旧制仍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尧乐博斯除继续担任王府卫队长和王府总管,还被提升为哈密镇的伯克(哈密行政长官)。当时哈密地区尚未设县,这个哈密镇的伯克,实际是亲王以下最有权势的官员。

    1930年,沙木胡索特亲王逝世,当时执政新疆的金树仁利用这一时机,实施所谓“改土归流”,即废除王府旧制,取缔王府封地和特权,将哈密地区划为哈密、宜禾、伊吾三县。这一措施,本来有利于废除王府强加给当地维吾尔农民的无偿劳役和其他盘剥,有利于社会进步,但由于实施过程中处置不当,反而加重了维吾尔农民的负担,加深了民族间的矛盾,不但引发了哈密地区规模宏大的维吾尔农民暴动,而且很快蔓延到天山南北,带来了整个新疆长达六七年的动荡和战乱。

    在这大动荡大战乱的年代里,善于见机而行的尧乐博斯,就像一条变色龙似的,时而投靠省方镇压农民暴动,时而潜入农民队伍内部成为农民领袖,但万变不离其宗,这就是利用一切时机夺取哈密地区的军政大权。为此,他曾在省方那里获得过哈密警备旅长的职务,也曾在农民队伍中获得高度信任,后来他还亲自到青海搬来了回族军阀马仲英,引发了新疆更大规模的战乱。盛世才上台以后,他又投靠盛世才,担任哈密警备司令,还兼任哈密县长。

    其实盛世才对他并不信任,尧乐博斯对此也很清楚,当盛世才的势力逐步侵入哈密,他除了加强戒备,还利用当时盛世才与南京政府的矛盾,开始与南京政府秘密联系,为自己寻找一条退路。

    19375月,新疆大乱平息,盛世才政权已基本巩固,为剪除尧乐博斯这个心腹之患,他首先增兵鄯善,摆出向哈密大举进攻的态势,然后派飞机飞临哈密上空,投放悬赏缉拿尧乐博斯的传单。此时尧乐博斯的势力已被分化,他自感无力与盛世才抗衡,便带了家眷和少数随行人员逃离了哈密。他避开大路,沿哈密南山向新、甘、青三省交界的地带进发,经数十日艰难跋涉到达敦煌。这里驻有马步芳的部队,他递上名片,当即受到殷勤接待,随后被护送到马步芳的老巢青海西宁。在这里,尧乐博斯受到马步芳很高的礼遇,并把尧乐博斯的情况报告给南京政府。蒋介石立即致电表示慰勉,还电告尧乐博斯到南京议事。尧乐博斯把家眷暂留西宁,自己到南京会见了蒋介石。蒋介石命他暂留南京任职,等日后有机会再返回新疆。尧乐博斯回西宁与马步芳告别,途经兰州时抗日战争爆发,南京陷落,他把家眷暂留兰州,自己只身辗转跋涉,于1938年初来到汉口。此时的汉口正面临着日本侵略者的大举进攻,“保卫大武汉”的口号响彻武汉三镇,善于应变的尧乐博斯也高喊起抗日救亡的口号,很得国民党最高当局的赏识。不久,蒋介石便委以监察委员之职,随即发给高薪,配给了汽车和随行人员。当时在汉口的新疆维吾尔族上层人士还有麦斯武德和艾沙,麦斯武德是国务委员,艾沙是立法委员,再加上尧乐博斯这个监察委,在国民党的所谓三权分立的最高权力机构中,他们都占全了,当时也曾被传为美谈,而尧乐博斯似乎比麦斯武德和艾沙还要略高一筹,因为除了这个监察委员,蒋介石还给他一个军事委员会中将高参的头衔。委员也好高参也好,实际都徒有其名,国民党所以给予高官厚禄,完全是一种收买拉拢的手段,是为了将来控制新疆做准备的,他们目前实际都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官场应酬和花天酒地的生活中了。特别是尧乐博斯,他本来就是一个有名的酒色之徒,加之眼前未带家眷,更是经常跑到妓院和戏园子消磨时光。尧乐博斯的这些举动,很快引起国民党同僚们的注意,经大家商量撮合,以最快的速度为他物色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汉族妻子。

    关于这个汉族妻子,曾有许多传说,有的说是尧乐博斯逛妓院时认识的妓女,有的说是根据蒋介石指令安插在尧乐博斯身边的女特务,而根据她本人所说则是一个中途失学的穷学生,是因生活所迫才嫁给这个虽是异族却拥有高薪和汽车的监察委员的。此人叫廖泳秋,当时24岁,尧乐博斯比她大二十几岁,她自己也承认与尧乐博斯的结合很快,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便结婚了,理由是武汉吃紧,拟结婚后很快离开武汉。武汉沦陷后,他们先是到了重庆,以后又迁居成都,在成都一住就是八年,直到1946年张治中执政新疆,他们才回到新疆。

    对尧乐博斯来说,这次回到新疆可说是衣锦还乡,他除了继续担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还被任命为哈密专员兼保安司令,重新获得了哈密地区的军政大权。其妻廖泳秋也以国民党员的身分开始参加社会活动,最引人注目的是伪造了大学学历,积极参加了国民党全国国大代表的竞选。她到处发表振振有词的竞选演讲,颇为风光一时,但结局并未成功。不过当国民党于194611月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时,廖泳秋还是随尧乐博斯到了南京,受到了蒋介石的接见,并与蒋介石合影留念。随后又与尧乐博斯到汉口探亲,当她由汉口返回南京,很快接到新疆国民党省党部主委陈希豪的电报,通知她被委任为哈密县党部书记长,希望她早日返回哈密任职。

    廖泳秋回到哈密,立即走马上任,随后又兼任了哈密妇女运动委员会主委和女校校长等职,于是有关他曾是蒋介石安插在尧乐博斯身边的女特务的传说,又沸沸扬扬地鼓噪起来。过去廖泳秋一直否认这种传说,说她与特务机关从来没有任何关系,但现在她却不置可否,仿佛这种传说对她也没有什么不好,特别是把她的名字与蒋介石连在一起,无疑会大大提高她的声誉和身价,对她以后的前程或许很有好处。这样一来,她仿佛真的就是蒋介石安插在尧乐博斯身边的女特务了,有人甚至说她是双料特务,既是CC又是军统,甚至把她吹捧为巾帼英雄,说她不辞劳苦来到这万里边塞,是赋有重大使命的,即通过对尧乐博斯的控制来达到对整个新疆的控制,这也正是蒋介石亲自接见她的来由,蒋介石的接见实际是对她不辱使命的嘉勉。如此等等,她也一概不加否认,甚至引以为荣。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新疆和平解放和尧乐博斯被迫起义之后,这却成了她最大的心病和政治包袱,搞得她惶惶不可终日。她想方设法洗白自己,生怕真的把这个女特务的帽子戴在她的头上。她越是这样就越显得欲盖弥彰,就越是引起人们的怀疑,她决心追随尧乐博斯叛逃,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现在,这个至少是女特务嫌疑的廖泳秋,正随同尧乐博斯走在通往乌斯满驻地的山道上。不过这个曾被吹捧为巾帼英雄的人物,却一点儿英雄的韵味也没有,她惊恐狼狈,满脸病态,恰似一个幽灵。特别是由于她不会骑马,曾几次跌下马来,跌得她鼻青脸肿,更加惊恐万状,最后不得不由尧乐博斯的大儿子尧道宏骑在她鞍后的马屁股上搂了她的腰肢保驾,这才使她惊魂稍定,渐渐安静下来。

    这个尧道宏是尧乐博斯前妻所生,与廖泳秋的年龄大致相当,正处于壮年时期,他把身体苗条瘦弱的廖泳秋抱在怀里毫不费力,而廖泳秋也就趁势仰卧在他的怀里,随着乘马的摇晃俨然如同躺进了一个充满安全感的摇床,最后竟然酣然入睡了。在成都的时候,尧道宏曾与尧乐博斯和廖泳秋同住很长时间,据说作为同龄人的这个后儿子颇得继母的青睐,甚至传说虽然没有血统关系但毕竟被世人视为母子的关系中,还有一种不可以告人的可以称之为乱伦的男女私情。这种传说是否确有其事,仿佛谁也说不出确凿的证据,但根据尧道宏从小就属于那种纨绔子弟之类,后来到了成都开始在国民党军校学习以后又在军校担任教官时期,曾染上一身吃喝玩乐的恶习,他与正处于青春年少的廖泳秋鬼混是完全可能的。回到哈密之后,尧道宏很快出任哈密公安局长,廖泳秋出任哈密县党部书记后,他二人不仅生活上亲密无间,公务上也配合默契,深得尧乐博斯的称赞。现在廖泳秋仍酣然睡在尧道宏的怀里,尧道宏小心翼翼地拥抱着她,仿佛生怕把她惊醒似的。就这样走了很长一段路程,前面出现一队人马,原来是乌斯满派来迎接的人,乌斯满的驻地已经遥遥在望了。

作者:王玉胡 稿源:天山网原创 责编: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已有条评论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